西夏区志(一)

2017-05-27 16:36

 

 

郝有民中共银川市西夏区委员会书记

银川市西夏区人大常委会主任 

 

史志是记录历史、传承文明的重要载体。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泱泱中华,五千年的文明,都是以史志记录下来的。盛世修志,但修志需要有热爱史志工作,甘于奉献的有识之士。司马迁、司马光忍辱受诟,饱经沧桑著《史记》和《资治通鉴》,为后人留下了不朽巨著。在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社会新时期的史志工作者,不仅要有默默无闻的献身精神和博学深厚的文字功底,而且要有正确的马克思主义世界观、价值观,具有一定的政策水平,只有这样才能断心大义,秉笔直书,才能做到客观公正、真实地修志。

修志的目的不仅在于记录历史,更主要是昭示后人。古人说,以铜为鉴,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无论是领导干部还是工作人员,都要善于学习历史,总结历史,尤其是学习本地区、本部门的历史,总结历史经验,指导现实工作。

《银川市西夏区志》的编篡,经过编委们两年多的披沙拣金,集腋成裘,终于成书问世,可喜可贺。这对于进一步发掘西夏区文化历史资源,弘扬优秀传统文化,激发人们热爱西夏、建设西夏的自豪感和自信心,对于更好地宣传西夏区、展示西夏区、扩大西夏区对外开放和交流,加快“两个最适宜”城市建设,实现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地发展,必将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同时,也是对西夏区干部群众进行爱国主义和革命传统教育的好教材。

编篡的《银川市西夏区志》,“鉴前世之盛衰,考当今之得失”,秉承“资治、教化、存史”的宗旨,用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和略古详今的手法,忠实地记载了发生在新城区、西夏区的建置沿革、地理风貌、经济建设、政治军事、文化教育、风俗民情、人物胜迹等方面的演变,堪称区情的集大成者,地情的百科书。可为今后西夏区的经济发展,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提供历史的借鉴和科学的依据。

编史修志是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传统。在本志的编写过程中,各编委怀着对这片热土的深深爱恋,对这块土地上乡风民俗的浓郁情结,对西夏区建设成就的激越豪情,对西夏区未来的殷切希望,殚精竭虑,横疏竖理,举纲张目,终将《银川市西夏区志》付梓出版。同时,也填补了新城区、西夏区没有地方志书的空白。本志的编辑出版,除了修志人员的辛勤笔耕,还得到了自治区、银川市和西夏区许多领导同志的关心、帮助及专家学者的热心指导;得到了自治区、银川市地方志办公室、银川市档案馆和西夏区档案馆等单位大力支持;得到了西夏区各部门、各街道、各乡镇、各企事业单位的通力协作。这部志书凝聚着众多人的心血和汗水,是集体智慧的成果,更是对新城区、西夏区近60年来发展成就的一次大展览。这部志书还为广大读者了解西夏区、认识西夏区提供了翔实的参考资料,为今后全面实现西夏区跨越式发展目标、进一步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提供了宝贵的历史借鉴。

《银川市西夏区志》的出版,只是刚刚完成了“认识过去”,更重要的在于立足现在,着眼未来。近年来,尤其是党的十七大以来,西夏区的经济和各项社会事业呈现出前所未有的良好发展局面,这正是立足区情,借鉴历史的结果。因此,我衷心希望西夏区人民,特别是广大党员、干部要重视读志、用志、以志为鉴,扬长避短,精诚团结,锐意进取,为全面构建和谐新西夏做出新的更大贡献。

以史为鉴以治天下,以志为鉴以治郡国。翻阅此志,粲然知先贤之伟绩;掩卷沉思,肃然感受责任之重大。值此全区人民致力于跨越式发展的关键之际,我们应更加努力,奋发作为,为《银川市西夏区志》写出光辉灿烂的续篇,以无愧于前辈,无愧于当代,无愧于来者。

 

20091228

 

序二

      

银川市西夏区人民政府区长    

 

西夏区自2002年银川市三区重新划界成立以来,短短几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经济发展实现了飞速跨越,社会事业繁荣稳定,人民生活富裕安康。在展望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的新未来时,我们理应追溯它的成长历史,那就必须挖掘过去。鉴于此,西夏区党委、政府决定编纂《银川市西夏区志》,着重反映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特别是实行改革开放以来新城区、西夏区的重大变化,以及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状况。盛世修志,志载盛世。地方志记载自然和社会历史现状,可为本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提供科学根据,以利于领导和各部门从实际出发,科学决策;地方志所记载的仁人志士、革命先驱、英雄模范的可歌可泣事迹,是激励后人爱国爱家的典范教材。所以说,地方志保存的丰富翔实的史料,为后人留下了珍贵财富,其意义无比深远。

《银川市西夏区志》的问世,是经各级领导关注,多方努力的结果;也是吸取传统方志和一代新志编纂经验的创作;为人们进一步了解西夏区、认识西夏区,乃至今后更好地发展西夏区提供了一本翔实资料汇编。该志的编纂有以下几个特点:

第一,编志十分重视资料整理工作。本次修志工作,经过分门别类,多次征集,汇集了大量历史和现实资料,全面系统地进行整理,并经多方核实,才精选入志。志书的真正价值就在于这些的资料可信度和翔实性。

第二,注意了志书的著述性。这是时代发展对方志提出的要求,也是一代志书的重大发展。《银川市西夏区志》没有空泛的议论、凭空的想象,而是完全从资料出发,用大量事实,揭示事物发展的因果联系。同时,在系统、全面的记述中,用简短的概括,无题的小序,起到开篇破题,承上启下的作用。

第三、重视对基本区情的记述。《银川市西夏区志》是一部历史悠久、编纂过程曲折、内涵丰富、门类众多的新志,全书力求做到纵不断线、横不缺项。在记述中有详有略,有简有繁,抓住基本区情,遇事则详,概述则简。

第四、强调了重点突出。一部志书不可能面面俱到,不分主次,均衡记述。这部志书紧扣新城区、西夏区悠久历史,宜人风光,丰富的文化遗存和名胜古迹,以及宁夏重要的工业基地、教育重地、旅游胜地等特点,进行了大量记述,确实下了不少功夫。

第五、重视志书的文字工作。志书的文字决非雕虫小技,而是密切关系记述的内容。全书文字力求做到朴实、精炼,准确记录历史,不说大话、套话和空话。

志书贵在用。《银川市西夏区志》问世出版后,必将在使用中给人们带来好处和方便,但也可能会发现一些问题并提出意见,都是十分正常的,也是有益的,必将推动编史修志这项传统事业向前迈进。

《银川市西夏区志》在各级党政领导的关心支持下,修志人员凝心聚力,有关专家齐心协助,区委、政府、人大、政协主要领导亲自把关,现在即将交付印刷出版,这是西夏区的一件大事。对此,我向为编纂《银川市西夏区志》付出辛勤劳动的专家、学者、地方志工作者及相关工作人员表示深深的谢意,对主动为编修西夏区志提供资料的同志们表示衷心的感谢。

兴西夏区必须爱西夏区,爱西夏区必须知西夏区。《银川市西夏区志》的编纂出版,将为我们认识历史,服务当代,开拓未来提供重要的资鉴。“郡之有志,犹国之有史,所以察民风,验土俗,使前有所稽,后有所鉴,甚重典也”。西夏区是我的故乡,也是我多年生活工作的地方,这个美丽而富饶的城市哺育我成长,几十年的青春历程,使我对它充满了感情,心中时刻关注着它的发展,并常为改革开放给西夏区带来的每一次变化而欢欣不已,我真心祝福西夏区拥有更加美好的明天。作为西夏区政府主要负责人,为《银川市西夏区志》即将付梓出版,欣然命笔,书就此文,是为序。

 

                                     2009年12月28

 

序 三

 

《宁夏通志·军事卷》主编

孙生玉

宁夏军区原副参谋长、参谋长         

 

西夏区东依包兰铁路通南北,西屏贺兰山峰障大漠,西夏王陵被外国友人称奇,镇北堡引来满天影视明星。自古“贺兰山下战如云”,当今银川新兴工业城,实为历代和后人所瞩目。“西北天谁补,此山作柱擎。蟠根横远塞,设险压长城。俯瞰黄河小,高悬白雪清。曾从绝顶望,灏气接蓬瀛。”清代诗人胡秉正“咏贺兰山”一诗,道出了贺兰山的雄伟气势,描绘了西夏区的秀丽风姿。隋唐以来,贺兰山名声大震,宁夏八景诗之一的“贺兰晴雪”,被历代袭称、相吟至今。境内山川秀美,西部山峰耸立,东麓田园如染,市内高楼密集,街道宽阔笔直,人民乐业安居,好一幅“塞上江南”画卷。每当天高云淡之际,翘首仰望贺兰山峰,倍感格外雄伟壮丽,令热血男儿为其折腰。抗金英雄岳飞在《满江红》中抒发了“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的凌云壮志,尤为西夏区军民引以骄傲和自豪。

昔日新市区、今日西夏区,是我可爱的第二故乡。40多年来,我目睹了她的沧桑巨变和令人瞩目的成就,旧貌新颜使我百感交集,进而焕发斗志。《银川市西夏区志》巨著的出版,圆了众多修志人员多年的心愿。全志洋洋100余万字,举凡地理环境、交通邮电、经济发展 、工业生产、农林牧渔、文教科技、金融保险、城乡建设、社会风俗等20余篇,以及概述、大事记、附录等均有记述,概括了银川市西夏区(新城区)的历史与现状,是原新城区、今西夏区历史上的第一部“百科全书”,弥补了宁夏和银川市史志的不足,其“资政、教化、存史”功能不言而喻。通读全志不难看出,该志编纂委员会和主编刘西存和办公室主任王克林等重视史德、遵守志规,具有深厚的理论和文字功底,也可以看出全体编写人员精研爬梳、考察经史、埋头书案、琢磨切磋、一丝不苟的敬业精神和严谨的工作作风,“每一事就本事说之”,述而不作、求实存真,其品德确实令人敬佩。志书经全体编写人员将近三载呕心沥血地笔耕,伴随着西部大开发的强劲东风,即将与广大读者见面,这是中共银川市西夏区委、政府精神文明建设上的一件大喜事。既是广大人民群众政治文化生活的一个期盼,也是宁夏地方史志战线上的一大硕果。我作为在此工作、战斗并深深眷恋西夏区的一名老人,有幸参与审查,既为职责所系,也为感情所牵,内心充满着喜悦,发自心底乐为其作序。

雄风震贺兰,改革史无前!《银川市西夏区志》紧紧围绕自然、社会、人文和经济开发记述各种活动,尤其在清乾隆六年(1741)新满城竣工后,对新满城及驻军的记述更为详细、真实。对在解放战争时期,西北野战军十九兵团解放银川、接管新城西花园机场,新城地区广大人民群众获得新生的这段历史,给后人教育尤为深刻。特别是西夏区(原新城区)历届党委、政府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团结和带领各族人民,克服各种困难,艰苦奋斗、务实苦干、开拓前进,经济建设和社会各项事业实现了快速发展,大踏步地向小康社会迈进。通观《银川市西夏区志》,详今略古、详略得当,重点突出,对1961年成立新城区后的历史和西夏区现状的记述,增加了鲜明的时代和地域特色。当前,人类已进入由工业时代向信息时代快速过渡的历史变革时期,信息化浪潮在强烈地改变机械化工业时代的同时,正在以独特的方式改变着世界格局和社会各个领域、各条战线。我们必须以科学发展观为统揽,站在历史变革的前沿,以敏锐眼光和求实态度,确立信息时代新理论新观念,借鉴历史上的经验教训,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按照自治区经济核心区发展战略和银川建设的整体规划,进一步实行科学发展、跨越式发展,实现“工业基地、教育重地、旅游胜地、物流中心和生态屏障”的建设目标,为全面开创民族团结、文明和谐、社会安定的现代化西夏区而奋斗。

志稿杀青后,心情激动不已,欣然信笔,权以为序。

 

 

                               2009年12月28

 

 

 

一、《银川市西夏区志》是依据国务院《地方志工作条例》编纂的银川市西夏区(原新城区)第一部地方志。全志书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以及科学发展观为指导,本着尊重历史、实事求是的原则,秉笔直书,全面记述银川市西夏区(原新城区)自然和社会的历史和现状。力求突出时代特点、地方特点和民族特点,做到思想性、科学性、资料性相统一。  

二、全志以述、记、志、传、图、表、录7种形式进行记述,以志为主。全志书前由图片、目录、序言、概述、大事记正文等组成;共设2190332节,有6个专记,按照地理、民族、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顺序排列,以求达到层次清楚,结构完整,符合志体;书后设附录、后记等。               

 三、全志鉴通古今,按照详今略古、详近略远的原则,以1961年原新城区成立以后到重划西夏区为重要记述内容,全志各篇下设章、节、目等层次,一般为横排门类,纵述历史,个别章节在结构上没有强求一致。

四、全志上限起自今银川市西夏区和原新城区境内有文字起记载的内容,下限至2006年年底。为记述完整,个别内容期限延长到2008年,但不影响全志下限的标准。

五、全志历史纪年,在先秦至清代先写帝王号括注公元纪年;中华民国时期,先写民国年号,个别括号加注公元纪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时期,以公元纪年。全志数字和标点符号的使用,均按199661日起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出版物上数字用法的规定》执行。志中字体除必要时使用繁体字,其他一律使用1956年国务院公布的《汉字简化方案》中的简化字。

六、全志各种数据均以银川市、西夏区统计部门的法定统计数字为准,以各有关部门的史料数字辅之。数字书写,遵照国家《关于出版物上数字用法的规定》,对于小数点方面的数字,采用四舍五入法,一般精确到保留两位。

七、全志记述中凡简称“新中国成立前”、“新中国成立后”解放前、解放后表示的时态,以194910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为界。全志大事记采用编年体与记事本末体相结合,日期不详者附于年末、月末、用“是年”、“是月”或“春”、“夏”、“秋”、“冬”表示。

八、全志文体,采用规范的汉语现代语体文书面语,引文力求朴实、简练、流畅,使用标点符号准确。全志为叙述简便,西夏区、新城区名称从200211月分界,前以新城区叙述,后以西夏区叙述,在整体叙述时,以西夏区(新城区)形式表述。

九、全志中的行政区划、机关、人员职务名称,均采用当时当地名称。凡古代地名,多注明今地。

十、全志所用计量单位,以不同历史时期国家法定使用的计量单位名称和国家统计部门所使用的计量单位名称为准。

十一、全志人物的记述遵循“生不立传”的通例,对在世人物以事系人入志。入志人物为副县级以上和烈士及模范先进人物。本着以在籍为主、正面为主、近代为主的原则,以时间先后为序排列。

十二、全志资料大部分摘自西夏区档案馆所藏档案、文件和西夏区各部门志和文书档案资料。部分摘自银川市的文献档案,并博采正史旧志、文史资料、有关报刊、专著和回忆录、口碑资料等。除文中有说明者外,一般不再注明出处。

十三、全志为使志书层次清晰,篇、章、节、目标题分别用不同型号的字体表示:“篇”用二号黑体字、“章”用小二号字、“节”用小三楷体字,“目”与“子目”等以下小标题一般用与正文同等型号的黑体字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