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 事

2018-12-01 10:15

第十六编  军  事

 

第一章  兵事纪要

 

第一节  古代兵事纪要

 

银川古城是西北要塞,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公元1038年,党项族首领李元昊建立西夏国,兴庆府(即今银川市城区)为西夏国都。西夏建国后,与北宋的战争时断时续,“几乎与北宋王朝相始终。”西夏末年,蒙古军曾6次攻打西夏,其中有3次围攻中兴府(即兴庆府)(详见古代战事),公元1227年,蒙古军灭西夏。

据明《嘉靖宁夏新志》记载:明初永乐年间,宁夏设总兵官、副总兵官镇守地方,操练兵马、修理城池、保障边防,负责地方军政事务。至明嘉靖年间,宁夏总镇设五卫,宁夏城属宁夏卫,其余左屯卫、前卫、右屯卫、中屯卫卫治均设在宁夏城内。时宁夏卫共有“正额旗军五千三百七名;带管旗军一千五百三十一名,马二千三百八十二匹。”“备御西安左等卫两班官军四千一百九十九员名。每年春二月,一班在边,一班回卫;冬十月,两班俱在。嘉靖九年(1530年),总制、尚书王琼奏准,齐年交替。每岁三月初一日,一班回卫,一班在边。”另外,“冬操夏种舍余一千一百一十一名”,“十月赴操,以习车战,二月归农,岁以为常。”宁夏卫时领堡寨11个,领烽堠42个。宁夏城内设有兵车厂、神机库(储藏枪炮的库房)、营房、演武教场等军事设施。

明朝中晚期,在宁夏曾发生过多起与瓦剌、鞑靼等少数民族的战争。1510年宁夏城内发生了安化王寘鐇兵变。1592年,宁夏总兵拜兵变(详见古代战事)。1643年,明末农民起义军李自成两次派兵攻打宁夏城,第二次攻城时,宁夏总兵管扶民投降,宁夏城一度被起义军占领。

清朝初年设宁夏抚标左右二营。顺治三年(1646年),设宁夏镇标五营。顺治十八年(1661年)裁减。雍正三年(1725年),宁夏设满营兵制,驻扎八旗兵3000余名。宁夏镇营原额马步守兵9546名。雍正十三年(1735年),城守营增加守兵100名。乾隆五年(1740年)后精简并营,宁夏镇实有马步守兵8862名。康熙三十六年(1697年)二月,康熙皇帝为了征讨勾结沙俄进行叛乱的蒙古准噶尔部首领噶尔丹,离开京城经大同,渡黄河,过榆林、安边、花马池(今宁夏盐池),于三月二十六日到达宁夏府城。以宁夏为筹集军需、组织最后剿灭噶尔丹的大本营。康熙在宁夏住了18天,进行了察恤阵亡将士,祭贺兰山、阅兵和以御食均赐战士等活动,于闰三月十五日离开宁夏乘船顺黄河北行。途中,得报噶尔丹自杀,即下令班师回京。

清同治二年(1863年)十二月,宁夏府城的回民起义军与震撼清廷的马化龙起义军里应外合一举占领府城,新任宁夏镇总兵丰登额自杀,宁夏知府吕际韶、卸任宁夏道员侯云登被杀。起义军乘胜夜攻满城(今银川新城),打死满营牛录、佐领官员,缴获了一批资财、军械。起义军占领府城的第三天,马化龙率卫队到宁夏府城,会晤各部义军首领,以作全局部署,甘宁回民起义遂成燎原之势。清同治十年(1871年)二月,马化龙回民起义军被左宗棠镇压,马化龙父子亲属22口壮烈牺牲。一场震撼清廷、遍及西北的回民大起义失败了。

 

第二节  现代兵事纪要

 

民国时期清朝兵制一律取消,但是宁夏满营兵制一直沿续到1915年(一说是1916年)。1912年,宁夏镇总兵改设护军使,1921年又改镇守使。1913年9月,马福祥为宁夏护军使,兼任将军。1911年11月19日,宁夏革命同盟会支部在辛亥革命的影响下,在宁夏城组织民军武装起义获得成功。11月23日正式成立“支那宁夏革命军政府”。虽然军政府仅存在了42天,但是却播下了不灭的火种(详见现代战事)。

1920年,马福祥升任绥远都统。1921年,北洋政府经马福祥力荐,任其侄子马鸿宾为宁夏镇守使,第一次主政宁夏。7年中,马鸿宾的兵力由原辖的“昭武巡防军”和“甘肃新军”共12个营扩充到20个营,新成立了镇守使署卫队马队一个营,补充团步兵7个营,约2000余人(一说4000余人)。1926年,冯玉祥废除宁夏镇守使建制改任马鸿宾为国民联军第二十二师师长,辖马步三个旅,兵力有三四千人,仍驻防宁夏。1927年,冯玉祥任命马鸿宾为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四军军长,命其率部到陕西渭河一带“剿匪”,国民联军驻防宁夏。1929年元月宁夏省政府成立,西北军第七军军长门致中担任宁夏省政府主席。1929年4月,马仲英以“西北边防联盟军”的名义进军宁夏,先后攻占宁朔县城(即今银川新城)、宁夏省城,门致中仓皇出逃。事隔月余,西北军第十一师师长吉鸿昌会合门致中部,两次与马仲英交战,于5月23日赶跑马仲英。6月,马仲英曾卷土重来攻打省城,但未得逞。此次战争,马仲英占据省城共40天,省城死亡1000余人。一时,宁夏城成为各路军阀纷争的场所,给人民带来了极大的痛苦。7月,吉鸿昌代理宁夏省主席。10月,吉鸿昌奉西北军总部命令,率军东下参加中原大战。11月,西北军总部电令马鸿宾带领国民联军第二十二师的一个团赴宁,代理宁夏省主席。马鸿宾第二次主攻宁夏时,宁夏城内驻军混乱,有农民自卫军司令单有才的小股散兵,人数20余人;有从平罗县调驻的苏雨生骑兵师。1931年元月,蒋介石任命马鸿宾代理甘肃省主席。1931年8月,甘肃发生“雷马事变”,马鸿宾在兰州被雷中田扣押,11月被救返宁,自任宁夏省主席,第三次主持宁夏军政事务。

1926年9月,中国共产党陕北党组织派干部到宁夏城建立了中共宁夏第一个特别支部,领导宁夏人民开展轰轰烈烈的革命运动。1931年8月,中国共产党宁夏党的负责人杜润滋利用“雷马事变”宁夏防务一时空虚,人民群众反马情绪高涨的有利时机,领导共产党员梁大钧、李天才等人积极组织力量,开展武装斗争,在马鸿宾部队内部策划兵变,准备在中宁、平罗、银川等地武装暴动。但因当时杜润滋在狱中,梁、李等人又是青年学生,缺乏斗争经验,组织工作不严密,致使敌人有了准备,武装暴动失败了。这次未遂的武装暴动被称为“小南门兵变”。

1933年2月,马鸿逵调任宁夏省主席,开始了对宁夏长达17年的统治。宁夏城是其统治的政治、文化、军事中心。

马鸿逵初到宁夏,带来十五路军3个独立旅和直属团、队、营、连共有2万余人。1933年年底,马鸿逵与孙殿英进行了一场争夺地盘的战争,史称“孙马之战”,历时3个多月。其主要战场在银北平罗的姚伏和贺兰的立岗及省城的八里桥、满达桥、北塔等地,双方死亡上千人。这场战争是国民党反动统治集团内部矛盾激烈斗争的结果,也是军阀混战的继续。孙殿英在这场战争中抓兵拉夫,烧杀掳抢。马鸿逵乘机横征暴敛,鱼肉百姓,宁夏人民苦不堪言。战争以孙殿英失败而告终,马鸿逵从此在宁夏站稳了脚跟(详见现代战事)。

民国时期,蒋介石为了围剿刚刚完成二万五千里长征的中国工农红军及陕甘宁革命根据地,曾几次到银川活动。一次是1936年10月下旬,蒋介石携夫人宋美龄和张学良等人飞抵银川,布置“剿共”。1942年9月,蒋介石携夫人宋美龄及陈布雷、陈诚等亲信再次飞抵银川,主持召开了八战区高级军事会议,宁夏驻军团以上军官列席了会议。此次会议名为布置抗日,实为策划反共,宣扬“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

1949年9月银川解放前夕,国民党十一军军部和一八九师驻扎在银川老城,一六八师驻扎在银川新城和飞机场。马鸿逵自知罪恶深重,大势已去,命其子马敦静抵抗了一阵子之后,携亲属随蒋介石逃往台湾。其下属军官大多弃暗投明,留守部队不攻自散。解放军第十九兵团在杨得志司令员带领下于9月23日和平解放银川,银川人民获得了新生。

 

 

第二章  兵役与驻军

 

第一节  历代兵役与驻军

 

西夏开国皇帝李元昊崇尚武德,兵役制度实行普遍征兵制。男子年过十五为丁,有2丁者,取“正军”1人,自备弓矢甲胄。每1名“正军”配备随军杂役1人,合称1“抄”,4丁为2抄,合住一帐幕。李元昊还整顿了军事建制,军队依所驻地域分为左右两厢和12监军司,共有兵员50余万。在今宁夏境内的有3个监军司,其中右厢朝顺军司驻贺兰山克夷门(即今银川市西北贺兰山三关口),驻兵5万,以7万军队卫护兴庆府,其余重点部署在国都周围。

明代宁夏镇城为全国“九边”重镇之一,实行总镇—卫—千户所—屯堡—烽堠一整套严密的边塞军事建制。宁夏总镇设5卫,时银川市属宁夏卫,官有总兵、副总兵、参将、游击将军等,兵有正额、召募、抽补、报效、士军、甲军、带管7等。明代先实行世袭兵制,万历九年(1581年)改为募兵制,也有一些“民壮”即“冬操夏种”的民兵,军事编制每千户所1120人,每卫5600人。《朔方道志·兵防志》记载,明代,宁夏“镇城分正兵、奇兵、游兵三营,兵八千有奇,前后司在城驿兵六百有奇,分东西南北中五路”。

清朝建立八旗常备兵制,宁夏城属八旗驻防地区之一。据《八旗通志》记载:康熙十五年(1676年),宁夏驻防八旗马步兵3400名,外加弓匠和铁匠72名。当时他们是经常换防的流动性军队,设有专用的营房。雍正元年(1723年),在今银川市郊红花乡满春村址建八旗营地,称宁夏满城。雍正三年(1725年),清廷从吉林和黑龙江各地抽调马步兵到宁夏换防,其中包括满洲八旗和蒙古八旗,分别以正黄、镶黄、正白、镶白、正红、镶红、正蓝、镶蓝等八色旗帜为标志。宁夏满洲八旗下辖16牛录,每牛录有兵162名;宁夏蒙古八旗下辖8牛录,每牛录有兵110名,共统领士兵3472名,有马4596匹。

宁夏八旗最高长官是镇守将军(从一品),其下属军官有左、右翼副都统(从二品)各1人,左、右翼协领(正三品)各3人,左、右翼佐领(正四品)各12人,左、右翼防御各14人,左、右翼骁骑校各12人。此外还有笔帖式(军中文官、七品)、袭云骑尉、恩骑校等。八旗军士分前锋校、领催、前锋、马甲、步甲、炮手、育养兵及随丁、坐甲和匠役等。八旗兵实行世袭制,在年满16岁的八旗子弟中挑选八旗预备兵,称为养育兵。原规定八旗兵在一地驻防3年后调回东北家乡,另派八旗兵接替。乾隆元年(1736年)决定,八旗在各地固定驻防,协领以下满营官兵定居当地,不再调防。于是宁夏八旗官兵、工匠连同家属共1万多人开始长期定居宁夏。

清朝宁夏除八旗兵外,还驻扎宁夏镇营,也称绿营军队(以绿色旗帜为标志的汉族军队)。据《宁夏府志》记载:宁夏镇营“原额马步守兵计九千五百四十六名,雍正十三年(1735年)城守营增守兵一百名,共九千六百四十六名。乾隆五年(1740年)后酌并营制,又屡次抽补新疆。现额马步守兵八千八百六十二名”。其中骑兵3231名,步兵2132名,守兵3499名。镇城5营共有兵2337名,其中左营兵498名、右营兵497名、前营兵499名、后营兵498名、城守营兵345名。

清朝中晚期,由于八旗和绿营都已腐败不堪,总督左宗棠以制兵难恃大加裁汰,朝廷用兵主要召募团练乡兵。光绪年间又裁汰冗兵,原世袭之兵所存不到2/10。时宁夏召募的军队有宁夏巡防中旗步队、左旗步队、右旗步队、中旗马队、小马队等四处分扎。

中华民国初期,清兵制一律取消,满旗兵也于1915年“化旗为民”,自谋生路。宁夏镇总兵改设护军使。1921年又改镇守使,组织新军。民国9年(1920年),按照裁减2成计,新军步队3营有官兵744人;马队3营有官兵315名,马291匹;炮队1营有官兵217名;司令部有参谋、副官、书记、军需、弁兵28名,马20匹。新军共有官兵1304名,马311匹。昭武军,民国元年改编每营官兵302人,按1920年裁减2成令,步队3营官兵714名;马队2营官兵278名,马220匹;卫马队1营官兵139名,马110匹:总计官兵1131名,马330匹。以上新军、昭武军共13营,全年军费开支大洋29.16万元。

国民政府实行征兵制度,凡年满18~45岁男性公民为壮丁,需受严格军事训练。马鸿逵统治时期,征兵年龄由18~25岁,改为18~30岁,后来又改为15~50岁。据统计,1937年至1949年宁夏解放前夕,马鸿逵征兵达16次之多,几乎年年抓兵,征兵总数超过20万人次。原来是按壮丁抽,后来改为按丁口抽,据马鸿逵主编的《十年来宁夏省政述要》记载,1940年,宁夏省人口72.5万,壮丁总数14.2万人,占全省人数的20%;省城人口2.6万,壮丁总数为6901人,占总人数的26.4%;已充兵役数3950人,占总人数的15%,平均每7人中就有1个兵。在繁重的兵役摧残下,强壮劳动力几乎都当了兵,致使田园荒芜,百业凋零。

 

第二节  建国后兵役制度与驻军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先后实行过志愿兵役制,义务兵役制,义务兵与志愿兵相结合的兵役制。1955年前为志愿兵役制阶段。1955年7月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兵役法》,我国开始实行义务兵役制,《兵役法》规定了义务兵招收对象及年限。

1978年3月,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一次会议通过了义务兵与志愿兵相结合的制度。这个制度主要内容是:部分超期服役的技术骨干和各种专业人员的义务兵可改为志愿兵,留在部队长期服役。义务兵改为志愿兵,必须根据部队需要和本人自愿,经团以上机关批准。改志愿兵需在部队服役期满6年之后,从第7年开始算起,志愿兵服役年限,一般为15~20年,年龄一般不超过40岁。如部队需要,本人自愿,服役年限还可适当延长。志愿兵退出现役后,由国家负责安置工作。年满55岁或因公致残、积劳成疾、基本丧失劳动能力的,按干部退休办理。

1984年5月,第六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通过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兵役法》,对义务兵招收对象和年限进行了调整。义务兵服役满5年,已成为专业技术骨干的,由本人申请,经师以上机关批准,可改为志愿兵。志愿兵服现役,从改为志愿兵之日算起,至少8年,不超过12年,年龄不满35岁。如军队有特殊需要,本人自愿,经军以上机关批准,可适当延长。志愿兵退出现役后,由原征集的县市人民政府安排工作,遇有特殊情况,可由上一级政府部门统筹安排,自愿回乡参加生产的,应给予鼓励,增发安家补助费。

1949年9月23日银川市和平解放,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九兵团进驻银川市。9月25日成立银川市军事管制委员会。9月29日银川警备司令部成立,开始了人民军队驻防银川的历史。1985年,银川为宁夏军区、银川军分区、宁夏武警总队、银川武警支队所在地。

 

第三节  建国后军事机构沿革

 

1949年9月23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九兵团进驻银川市。9月25日银川市军事管制委员会成立。军管会主任为杨得志,副主任为马鸿宾、朱敏、曹又参。军管会是宁夏省临时最高权力机关。9月29日,银川市警备司令部正式成立,警备司令为沅平,政委为杨银声,副司令为王志廉,副政委为强建纲。

1950年10月,银川市人民武装部成立。下设政治股、军事股,编制7人。1953年,银川市人民武装部增设1名政治委员,编制增加到13人。

1954年9月,银川市人民武装部隶属甘肃省银川军分区领导。

1955年,银川市人民武装部下设民兵科、征集科、训练科,同时增编1名副部长,人员增加到20人。

1955年2月,增设银川市兵役局,与市武装部合署办公。

1958年精简整编时,银川市人民武装部人员减少到13人,下设动员科、训练科、政工科。

1958年10月,恢复了宁夏军区建制,银川市人民武装部隶属宁夏军区领导。

1962年3月,为加强城市民兵工作,经兰州军区批准,银川市组建城区、新城区人民武装部,隶属银川市人民武装部,编制增加到19人。

1965年,撤销银川市兵役局。

1970年2月,经中央批准,撤销银川市人民武装部,成立银川警备区(师级)。内设司令部、政治部,司令部设警备科、军务动员科、管理科,政治部设组织科、宣传科。下辖一个警卫连、一个军械修理所。辖城区、新城区人民武装部。

1972年6月,永宁县划归银川市。7月永宁县人民武装部(成立于1949年12月)归属银川警备区领导。

1976年1月,贺兰县划归银川市。贺兰县人民武装部(成立于1951年3月)归属银川警备区领导。3月,银川警备区奉宁夏军区指示,组建银川警备区独立营,下辖4个连。至此,银川警备区所属单位有贺兰县、永宁县、城区和新城区4个县(区)人民武装部;直属分队有银川警备区独立营。

1977年5月,银川警备区增设后勤部。司令部、政治部的内部机构也作了调整。司令部设警备、动员、军务、通信管理4个科,政治部设组织、宣传、干部、保卫4个科,后勤部设军需、财务、军械、卫生4个科及军械修理所。

1977年6月,银川市郊区人民武装部成立,隶属于银川警备区领导。

1981年6月,根据兰州军区命令,银川警备区撤销司令部、政治部、后勤部科级建制。1982年5月又恢复了各部科编制。

1982年10月,银川警备区独立营、银川市公安局民警科、银川市消防大队合并组建武装警察部队宁夏总队银川市支队,隶属武警宁夏总队和银川市公安局双重领导。

1983年1月,银川警备区改编为银川军分区。银川军分区司令部设作战训练科、军务动员科、通信科、管理科,政治部设组织科、宣传科、干部科,后勤部设供应科、军械科、卫生科及军械修理所。

1985年10月,消防大队从武警银川支队分出,单独设立。

 

第四节  拥政爱民

 

拥政爱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优良传统。1949年9月26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九兵团进入银川市,马鸿宾先生率领前省府人员与银川城中回汉人民各界代表及中小学生700余人,齐集在南门外热烈欢迎大军入城。人民解放军的宣传员也深入街头,向广大群众宣传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约法八章”、“告回民同胞书”、“进入回民区注意事项”等,向群众讲解军队政策。人民解放军进城后纪律严明,秋毫无犯,赢得了银川人民的信赖。建国初期,军民同心协力,并肩作战,剿匪镇反,保卫了新生的人民政权。

在社会主义建设中,人民军队拥政爱民活动的内容更加广泛。部队每年都要安排一定时间,抽出人力,在驻地社队参加农田基本建设,支援农业生产。1977年,宁夏驻军广大指战员支援铁路运输,参加突击运煤大会战,铁路沿线各部队指战员到站区装卸物资,清理货物,打扫垃圾,平整路面1.95余万平方米,填土挖1.7万立方米,铺钢轨1580米,受到了群众好评和铁道部、煤炭部的嘉奖。1977~1979年,银川警备区所属部队先后到过20多个工厂、生产队、学校、服务站参加生产劳动,帮助军训。

在拥政爱民活动中,驻银部队积极为人民群众做好事,不断密切军政军民关系。军分区独立营每年都要派出卫生员、理发员到驻地和生产点附近社队为居民和社员看病、理发,帮助军烈属、五保户担水、扫地、打煤砖。驻市区的部队积极参加地方美化环境、打扫街道、清运垃圾、植树造林等劳动。1982年参与了军民共建唐徕公园、北环路等工程建设,受到了中共银川市委和银川市人民政府的表彰。驻银部队积极协助公安部门搞好社会治安,派出部队执勤巡逻,严厉打击不法分子。

各部队在拥政爱民活动中,主动与当地党政机关、人民团体搞好联欢活动。每年元旦、春节,军分区都要举办电影会,对驻地附近机关单位、街道居民进行慰问演出;同时还采取“请进来”的方式,召开茶话会和座谈会,共叙军民鱼水之情。

在拥政爱民活动中,各部队认真做好政策纪律检查工作。每年元旦或春节前组成政策纪律检查组,由主要领导带队到驻地附近各单位和党政机关征求意见,检查部队在一年中贯彻执行政策纪律的情况,发现问题及时处理,密切了军政军民关系。

 

 

第三章  重大战争

 

第一节  古代战争

 

一、蒙古军三攻中兴府

13世纪初,成吉思汗统一了蒙古各部落后,曾6次攻伐西夏,3次兵临中兴府(即今银川市城区)。

公元1209年,成吉思汗亲率大军第三次进攻西夏,中兴府被围。七月,蒙古军南下进攻贺兰山口克夷门,时当地有西夏右厢朝顺军司驻军7万,为抵御蒙古军的进攻,新上任的统帅嵬名令公率兵5万增援,双方相持两个多月后,西夏军大败而溃,嵬名令公被擒。

蒙古军破克夷门后,乘胜直逼中兴府。西夏襄宗李安全登城亲督将士防御。时值九月,天下大雨,城外河水暴涨,成吉思汗派兵筑堤遏水灌城,城内水深数尺,居民溺死无数。十二月,外堤突然崩决,水势回溃,倒灌蒙古军营,蒙古大军慌忙退兵解围。成吉思汗遣西夏太傅西壁讹答入城招谕,李安全献女请和,蒙古军遂放还嵬名令公。这次围城,使西夏元气大伤。

公元1217年冬,蒙古军第四次讨伐西夏,再次围攻中兴府。面对蒙古汗国凌厉攻势,西夏神宗李遵顼仓皇出逃西京(灵州),命太子德任留守都城。德任势单力薄,无力抵抗,遵顼只好再次遣使至蒙古军请降。蒙古退兵后,李遵顼得以回还。

公元1226年春,成吉思汗西征东返,以22年前夏国主纳其仇人和迟迟不遣质子为由,集结大军,亲征西夏。十一月,成吉思汗亲率主力围攻灵州,西夏遣嵬名令公率10万大军到灵州,支援主将德任英勇抵抗,经过激烈的战斗,灵州陷落,德任被杀。蒙古军乘胜再次围攻中兴府,1227年元月,成吉思汗留兵继续攻中兴府,自率主力南下攻打金国。六月,成吉思汗回六盘山避暑,派遣千户察罕赴中兴府招降,时中兴府已被围困半年之久,城中粮尽援绝,其间又发生强烈地震,瘟疫流行。西夏末主李睍只得遣使乞降,要求将投降日宽限一个月。七月,成吉思汗病死,临终遗言秘不发丧,将李睍杀死,以绝后患。十月,李睍被杀于萨里川(今蒙古乌兰巴托东南),西夏遂亡。

二、明末宁夏镇城刘东旸兵变

明万历二十年(1592年),宁夏镇城爆发了一场大兵变。兵变最初是由贫苦士兵刘东等人发动的,但起事后,立即被以拜为首的军事集团操纵和利用,哱拜勾结塞外鞑靼兵入境,破坏了明朝的边防,从而使兵变的性质发生了变化。

兵变的导火索是宁夏巡抚党馨长期拖欠士兵的冬衣、棉花和草价银,甚至克扣月粮,饥寒交迫的士兵忍无可忍,在刘东、刘川白、张文学等人的带领下爆发了兵变。1592年二月十八日,刘东在哱拜的支持下,率领愤怒的士兵冲进帅府杀死了党馨、副总兵石继芳、游击梁琦等多人,纵火焚烧公署,释放囚禁犯人,夺得总兵官印,逼迫总兵官张维忠自杀,刘东自称总兵,一切听哱拜谋划。哱拜与河套鞑靼首领著力兔联络,要他们领兵南下,里应外合,一时兵变声势浩大,朝廷大为惊恐,派重兵平息兵变。

四月,副总兵李煦会同前任总兵牛秉忠督六路军队围攻镇城,城中步兵排列数百辆火车反击,官军榆林游击战死,延绥副总兵王通头被烧伤,围攻失败。宁夏副总兵被撤职,接任的副总兵麻贵采用火攻及云梯攻城,城中用事先准备好的滚木石反击,并掷下火把,官兵死伤数千人,攻城再次失败。

五六月间,朝廷加强军事力量,一面包围宁夏镇城,一面调集甘肃、延绥、榆林、辽东、山西的兵力聚集宁夏,又从甘州调来神炮、火器会剿。并任命李如松为总兵,御史朱正色为巡抚,三边总督魏学曾带着万历皇帝的尚方宝剑征讨起事者,此间总督魏学曾多次派人进城施行离间计并几次攻城,但均未成功,后因征讨无力,被朝廷罢官问罪。七月初,叶梦熊接任三边总督。叶梦熊上任后,视宁夏城低洼,周围多渠,决定绕城筑堤,决渠灌城,用半个月的时间筑堤1700丈,至八月初,城外水深八九尺。八月二十一日,鞑靼首领著力兔又领万余人攻镇北堡、李岗堡等地,均被总兵李如松、麻贵等击退。九月三日,增援明军的浙江兵和苗兵抵达宁夏。九月八日,宁夏城北墙被水浸坍,此时,城中已是无粮无援,士兵都吃马肉,百姓都吃树皮,人员大量死亡。明军从南关攻入外城,刘东等退据内城,叶梦熊又使离间计,起事者发生内讧,互相残杀,刘东被哱承恩(哱拜三子)杀死。九月十六日,李如松等领兵攻入内城,哱承恩被俘,哱拜见大势已去,引火自焚身死。叶梦熊在宁夏城下令杀死拜同党及降者200余人,历时7个月的兵变失败了,宁夏又遭受了一次大洗劫。

 

第二节  近现代战争

 

一、宁夏府城民军武装起义

清末宣统三年(1911年),宁夏会党组织哥老会已有会众数千人,由秘密活动转为公开斗争。这一年,在宁夏府城成立了“宁夏革命同盟会支部”,积极开展宣传串联活动。

1911年10月10日,武昌举义成功,全国各地纷纷响应,紧接着陕西新军联合哥老会于10月22日武装起义成功,在西安成立了军政府。喜讯传来,宁夏革命同盟会支部积极部署举义响应。11月14日起义准备就绪,革命同盟会支部歃血宣誓,约定次日晚在宁夏府城举行武装起义。不料消息泄漏,官府已有了戒备,在全城昼夜巡逻,大肆搜捕革命党人,严加防范。义军与清军激战时许民军不支,被迫退至城北八里桥一带,宁夏府城首次起义未成。11月17日,灵州起义一举成功。

11月18日(阴历九月二十八日)晚,革命同盟会支部在城北八里桥举行秘密会议,总结了首次起义失利的教训,布置了新的行动计划,决定19日晚再次起义。第二天晚10时,宁夏府城北门外号炮三响,各路义军按计划兵分7路,先后在大北门和小北门架云梯进攻府城,迅速攻入城内,展开巷战,城内贫民数百人见义军入城,自动聚合,奋起响应,积极配合义军,烧当铺,砸监狱,又放火烧了县衙门。一时间,宁夏府城火光冲天,杀声不绝,起义军民英勇杀敌,经过一夜激战,清军中营游击、代总兵贺明堂和右营游击陕季全被击毙,宁夏县知县陈元骧被追杀身亡,还击毙守城都司、宁夏县典史等大小官吏百名。宁朔县知县率文武官员投降,宁夏府城举义成功。

宁夏府城光复后,于11月23日成立了宁夏革命军政府,颁布了新政大纲,组织了革命新军——宁夏革命民军。新军组建后,军政府任命刘先质、刘华堂为正副指挥,从12月2日(阴历十月十二日)开始,兵分三路攻打满营。满营方面事先知道了民军部署情况,他们一面派人去甘肃求援,一面据城固守。双方激战多天,由于满营武器装备精良、弹药充实,虽经民军奋勇攻打,仍难以攻下,双方伤亡都很惨重,民军总指挥刘先质在攻城战斗中阵亡。

保皇党甘肃总督长庚和陕西巡抚升允得知宁夏光复和满营被困的消息后,即派帮统马麒率领西军马步六营进攻宁夏。革命民军在两面夹击的不利形势之下,一面增援守城力量,一面派人向陕西民军求援。1912年元旦(阴历十一月十三日)西军进攻宁夏城,军政府誓死抵抗,英勇杀敌,全军上下坚守待援,多次挫败西军的进攻。元月3日(阴历十一月十五日),民军标统、原清军管带牟宪章和营官王成银等率部叛变投敌,宁夏城失陷,1000余名民军官兵壮烈牺牲。西军入城后,逐户搜杀革命党人,从西门一直杀到东门,民军死伤1400余人,宁夏城遭到空前的劫难。

宁夏府城人民在辛亥革命的影响下,发动的一场推翻帝制的革命运动就这样被扼杀了。

二、孙殿英、马鸿逵宁夏之战

1933年底,蒋介石为了排斥异己,削弱各路军阀的力量,任命军阀孙殿英为“青海西区屯垦督办”,率10万大军赴青海上任(实际只有6万多人)。这一情况,引起了西北各路军阀的不安,他们联合起来,集中约3万余人的兵力阻击孙殿英进入西北,在宁夏爆发了孙殿英与马鸿逵的混战,其中有几个主要战役发生在宁夏省城银川。

1934年元月26日夜,孙殿英部除颛孙子瑜旅围攻平罗外,其主力一一七师、一一八师及炮兵旅,由刘月亭指挥,利用唐徕渠土拜作掩护,从渠中秘密南下,直扑宁夏省城。时马鸿逵主力直属队、步兵第三旅、骑兵第三旅、三十五师驻守省城。27日拂晓,孙部主力到达城北的满达桥及其以东的李家寨、马家寨、许家庄一带。其先头部队在城西唐徕渠土拜及大小等地,挑选精壮士兵1000余人,架云梯数十座,猛烈攻城,被马鸿逵守城部队用机枪扫射击退。

同时,马部第三旅旅长马英才率部由北门出击,协同保安处马全良的两个团向孙部攻城部队的左翼迂回攻击,第一旅旅长卢忠良率部由丁义堡向南包抄孙部后路,青海军韩起功旅进至满达桥西北各寨,向孙军右侧攻击,对攻城的孙军主力形成四面合围之势。双方经过激烈战斗,孙部溃不成军,退据满达桥以北各寨,马全良在此战役中受伤。此战役称为“满达桥之战”。

孙部在接连失利的情况下,于2月5日拂晓,以5个团的兵力由新城西南,绕至唐徕渠西岸,向西南城突击。孙部用机枪掩护200余人架云梯登城,又被守城马军击退,迫使孙军退据城西南保伏桥一带,马军乘胜追击,在保伏桥将500余名孙军全部包围缴械。“保伏桥之战”,马军大获全胜。

2月10日拂晓,孙军再次组织全线进攻。此时,蒋介石看孙殿英败局已定,派飞机3架,自兰州起飞向姚伏堡、立岗堡、满达桥等孙军驻地猛烈轰炸,马军士气为之大振,孙军攻城再次失败。孙军敌前总指挥刘月亭指挥攻城屡次失败,被孙殿英撤职。2月22日,孙殿英亲率精兵猛攻马军北塔阵地,冲锋数次未能得逞。2月23日,孙军再次增加精锐,以炮火集中射击,掩护步兵向北塔及赵庄攻击,双方展开肉搏激战,混战约9个小时,孙军再次败退,此战役称为“北塔之战”。

3月10日,蒋介石派嫡系部队第一师第二旅旅长袁璞进驻中卫,对孙部施加压力。此时孙军的给养及粮食发生了困难,内部矛盾加深,高级指挥官离心离德,军心浮动,马部乘机分化瓦解。孙部骑兵军长丁世铭,一一七师师长丁綍庭退出战斗;独立第一旅李纯华部宣布独立。117师第二旅旅长杨干卿投降了马鸿逵,孙殿英感到大势已去,被迫下了退却令。3月19日夜,孙军全线向北撤退,退到延绥西三圣公时,被阎锡山预先布置好的晋军全部缴械,孙殿英也被阎锡山软禁在太原晋祠。至此,历时约3个月的孙、马之战遂告结束。

 

 

第四章  民  兵

 

第一节  组织建设

 

银川民兵组织是在1949年9月23日银川解放以后逐步发展壮大起来的,初建的民兵叫自卫军,全市共有3640人,按连、排、班的序列编组。1951年改自卫军为民兵,以中队、分队、小队序列编组。1953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兵组织暂行条例》,经过整组,分别编为基干民兵、普通民兵,全市共有民兵6683人,以团、营、连、排、班序列编组。1958年大办民兵师,全市民兵增至13.1万人,在团以上增加了师的序列。1964年,根据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布的《民兵工作条例》,又分编为基干民兵、普通民兵、武装基干民兵,全市有民兵12.5万人。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民兵工作处于瘫痪状态。1968年随着各级革命委员会的建立,民兵组织又逐步恢复起来。根据战备的需要,组建了武装基干民兵营、团和各种专业队,全市共有民兵17.1万人。1981年,根据中共中央〔1981〕11号文件精神,对民兵组织进行了调整,取消了县编民兵师、公社编民兵团的序列,取消了武装基干民兵的分类;把民兵和预备役结合起来,基干民兵为一类预备役,普通民兵为二类预备役。截至1984年,全市共编民兵团5个、营29个、连170个、排506个,另有民兵高炮、高机、卫生、防化、工程通讯、地炮等民兵专业技术分队153个,共编民兵5.1万人,占市总人口的6%,其中基干民兵2.03万人(包括专业技术基干民兵),分队民兵3922人,排以上干部2759人,退伍军人3431人,其中担任民兵干部的1030人。

1985年,根据中央“减少数量,提高质量,抓好重点,打好基础”的指导方针和宁夏军区通知规定,全市基干民兵减少到1.5万人。

银川市民兵的组织建设,自1949年9月银川解放开始,经历了普遍民兵制、大办民兵师、民兵工作“三落实”、十年动乱、调整改革等5个阶段。

一、普遍民兵制阶段(1949~1957年)

建国初期,为了保卫和巩固新生的人民政权,建立了初期民兵组织——人民自卫军。大乡50人,小乡30人。参加自卫军的条件是年满18~50岁,贫苦家庭出身,身体没有明显残疾的男性公民。由本人自愿报名,乡党支部审查批准后参加自卫军。1951年自卫军改为民兵。1953年,整顿民兵组织,劝退了超龄民兵和女民兵,吸收符合条件的男性青壮年参加民兵。开始建立民兵整组制度,民兵组织有了普通民兵和基干民兵之分。1955年,国家实行义务兵役制度后,民兵和预备役合编,复员、退伍军人和完成训练任务的民兵编为一类预备役,其余民兵编为二类预备役。

在这一阶段,民兵由1949年的3640人,发展到1957年的8877人,增加了1.4倍。

二、大办民兵师阶段(1958~1963年)

1958年,中共中央向全国发出了“全民皆兵,大办民兵师”的号召。银川市民兵组织根据中央精神,以市、县编师,公社编团,生产大队编营,生产队编连或排,生产组编班,城市以机关、学校、工矿为单位,根据人数多少,分别编团、营、连、排、班,致使1959年全市民兵增至12万余人,占全市总人口的35.2%,比1957年增加了12.6倍。

1961年12月《民兵工作条例》颁布后,银川市根据宁夏军区的规定,市、县编师,公社编团,大队编营,生产队编连或排,生产组编班。全市组建了武装基干民兵,同时组建了民兵专业分队。按照专业对口的原则,在自治区、市邮电局系统组建了通信分队,在卫生系统组建了卫生分队,在宁夏大学化学系组建了防化分队,在机修厂组建了炮兵分队。1962年对民兵进行整组后,全市民兵减少到10万余人,占全市总人口的28.3%。

三、民兵工作“三落实”阶段(1964~1966年)

1964年《民兵政治工作会议纪要》提出“民兵工作要做到组织落实、政治落实、军事落实”后,民兵工作的“三落实”活动在银川市城乡民兵中开展起来。

宁夏军区为贯彻民兵工作“三落实”,在永宁县望远公社高桥大队民兵营进行了试点,在取得经验的基础上向全自治区发出了创建民兵工作“三落实”先进单位的号召。

四、十年动乱阶段(1966~1976年)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特别是1967年“一月风暴”之后,党政机关瘫痪,各级人民武装部受到冲击,民兵武器被抢夺,民兵除参加生产劳动外,其他活动终止。

1968年,各级革命委员会建立后,民兵组织进行了整顿,民兵活动也逐渐恢复起来。到1975年,全市共有武装基干民兵1.3万余人。武装基干民兵建立的各种专业队发展到21个。广大民兵在维护社会治安和生产建设中发挥了应有的作用。

在这一时期,由于极左路线的干扰和破坏,银川市在民兵工作中推行了上海民兵小分队杀上社会的“经验”,成立了民兵指挥部,组建了民兵小分队,参加了社会上的一些活动,使民兵的威信受到影响。

五、调整改革阶段(1978~1985年)

1978年10月,中共中央颁发了新的《民兵工作条例》,对民兵的性质、任务、指导方针、基本原则、编组形式等作了新的规定。银川市民兵组织根据1981年中央关于调整民兵组织的文件精神,落实了调整的具体方案:一是缩小了组建范围,把重点放在人民公社和厂矿企业单位。组建民兵的单位由原来的508个减少为304个。二是压缩了参加民兵的年龄,男性由原来的16~45岁改为18~35岁,其中基干民兵的年龄为18~28岁。女民兵占民兵总数的2.7%,民兵干部的年龄做了适当延长。三是简化了组织层次,原来的普通民兵、基干民兵、武装基干民兵三种,改为基干民兵和普通民兵两种。凡符合民兵条件的28岁以下的复退军人和经过基本军事训练的人员编为基干民兵,其余的编为普通民兵。取消了县编民兵师、公社编民兵团。四是严格民兵条件。参加民兵组织,必须按照兵员的政治条件和应征青年体格评选条件执行。五是把民兵制度与预备役制度结合起来。基干民兵为一类预备役,普通民兵为二类预备役。经过调整的民兵组织,走上了健康发展的轨道。

 

第二节  民兵代表会议

 

银川民兵自组建以来,截至1985年底,先后召开过6次(4届)民兵代表会议。

第一次民兵代表会议于1953年冬在银川召开。参加会议的代表40人,会议由银川市人民武装部部长刘廷祥主持。会议总结了贯彻执行《民兵组织暂行条例》的情况,讨论了进一步加强民兵建设的措施,安排部署了今后民兵的工作任务。

第二次民兵代表会议是于1955年冬在银川召开的。参加会议的代表50人,会议由市人民武装部副政委张振荣主持。会议总结了第一次民兵代表会议以来的工作,安排部署了今后的工作任务。

第三次(银川市第一届)民兵代表会议于1959年冬季在银川召开。参加会议的代表130人,会议由市人民武装部部长张秀主持。会议选举产生了出席全国民兵代表会议的代表。

第四次(银川市第二届)民兵代表会议于1966年7月在银川召开。参加会议的代表250人,会议由市人民武装部部长毛至善主持。会议重点研究讨论了民兵工作“三落实”问题。

第五次(银川市第三届)民兵代表会议于1975年8月在银川召开。参加会议的代表共250人,(其中正式代表200人、列席代表50名),其中妇女代表30名、少数民族代表28名、复转军人代表29名、下乡知识青年代表13名、专兼职武装干部5名,会议还特邀了老红军、全国民兵代表各3名和一位战斗英雄列席了会议。宁夏军区的领导到会讲了话。银川市工会、共青团、妇联及驻银部队的领导出席了会议的开幕式和闭幕式。会议分析了银川市民兵工作情况,总结交流了民兵工作“三落实”的经验,表彰了17个先进单位和30个先进民兵。会议期间组织代表参观了人防工程,观看了地雷战、打坦克、高炮对空射击、射击对抗赛等表演。

第六次(银川市第四届)民兵代表会议于1980年10月8~11日在银川召开。参加会议的正式代表164人,列席代表63人,各级领导干部42人。会议讨论和通过了市警备区司令员李华云代表市委所作的《围绕四化中心,加强民兵建设》的工作报告;听取了市委书记陈静波关于形势战备和党管武装的讲话;交流了民兵工作经验,表彰奖励了21个先进单位和33名先进民兵;选举了出席自治区第四届民兵代表会议的代表。

 

第三节  思想建设

 

银川市民兵的思想建设主要是围绕党在各个不同历史时期的中心任务来进行的,因地制宜,从实际出发,以达到圆满完成各项任务的目的。

建国初期,党的中心工作是巩固政权,恢复生产。因此,民兵思想政治工作的主要内容是提高民兵的政治觉悟,树立热爱祖国、保卫祖国的思想,组织民兵参加土改、斗地主、分田地的实际斗争,召开忆苦思甜会,参加阶级教育展览等活动。为保卫人民政权,出现了青壮年踊跃报名参军,父母送儿子、妻子送丈夫上前线的动人情景。市、县组织了3000余人的地方武装——县保安大队和区小队,并有近千名民兵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

党在过渡时期的总路线公布以后,民兵思想政治工作的主要内容是进行社会主义总路线教育,并结合民兵的特点,进行国内外形势、民兵任务的教育。组织民兵参加政治学习会,发动民兵积极参加扫盲识字班、民校、夜校等,边学文化,边学政治,并请归国的中国人民志愿军英模代表团给民兵作报告。广大民兵积极响应党的号召,带头生产,多打粮食,支持统购统销政策,组织互助组、合作社,为发展全市工农业生产作出了贡献。

1958年,党中央提出了社会主义建设总路线,发动了“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在民兵工作上提出了“大办民兵师”的号召。民兵的教育是以“三面红旗”教育为主,开展争夺红旗竞赛活动,大炼钢铁,盲目乐观地干了一些好事,也干了一些蠢事。

1962年后,党中央发出了民兵工作要做到“组织落实、政治落实、军事落实”的号召,民兵的思想政治工作以广泛开展“三落实”的活动为主要内容,抓典型、树标兵,开展比学赶帮超、学雷锋、学习“好八连”及民兵军事训练等活动,有28个单位被评为“三落实”先进单位,330人被评为先进民兵。

1968年,各级革命委员会建立后,民兵工作仍以“三落实”为主要内容。重点是学习毛泽东著作,进行形势战备教育,创办政治夜校,召开学习讲用会、形势战备报告会,评选学习积极分子,树立学习标兵。“珍宝岛事件”后,许多民兵写决心书、血书要求到前线去,打击侵略者,保卫祖国。

1976年粉碎“四人帮”以后,民兵的政治工作以揭发批判“四人帮”反党乱军的滔天罪行为主要内容。据1977年不完全统计,全市以民兵为主体召开的批判会达1000多场次,参加批判会的民兵达20多万人次,办大批判专栏4300多期。

1981年,银川市根据中央〔1981〕11号文件精神,对民兵组织进行了调整。民兵思想政治工作以宣传学习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方针政策为主,开展“青年民兵之家”活动。1984年,全市共建立精神文明村队611个、文明户6602户、重点户6014户、万元户999户。贺兰县潘昶乡火星大队民兵连长吴彩花富了不忘国家,两年共向国家交售余粮3500余公斤,并帮助乡邻科学种田,帮助困难户送肥、播种,被兰州军区树为“学雷锋、树新风”标兵。

银川市民兵工作注意在各项活动中,发挥民兵突击队的作用,并在执行各项任务中加强民兵的思想政治工作。1981年,黄河出现了6040立方米/秒的特大洪峰。为了增强驻地部队和民兵的斗志,战胜洪峰,工地指挥部召开动员大会,向部队、民兵发出了“学英雄,战洪峰,不怕流血牺牲,为人民再立新功”的战斗号召,使部队战士和民兵士气大振。他们连续奋战16个昼夜,抢修防洪堤139公里,建码头83座,终于战胜了历史上特大洪峰。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开始后,银川市民兵思想政治工作以反侵略战争,打击侵略者为主要内容。各级民兵组织层层动员,树立敢打必胜的信心。在军事训练中,全市9个高炮连、11个高机连和部分基干民兵共1330人都争先进入阵地,使训练取得了较好的成绩。自治区第二建筑工程公司以实际行动支援前线,利用业余时间清除垃圾120吨,献工222个,回收废铜、铁31吨,节约水泥2吨。

1980年,银川民兵开展了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活动。这次活动以“五讲、四美、三热爱”为主要内容。广大民兵决心做有理想、有文化、守纪律的一代新人。在1983年文明礼貌月活动中,民兵组织了各种为民服务小组1234个,参加的民兵1.8万多人;组织学雷锋小组357个、扶贫小组38个,参加的民兵2.1万人;帮助烈军属、困难户耕地3057亩,送肥7.8万车,播种小麦5804亩,义务修理自行车380多辆,修理收录机、电视机和各种家用电器8400余件,义务理发1700多人次,为五保户缝洗衣服、被褥3500多件,协助公安部门抓获犯罪分子352人,破案39起。

 

第四节  军事训练

 

银川市结合民兵在未来战争中可能负担的任务和特点,坚持劳武结合的原则,因地制宜地开展民兵军事训练。

一、各阶段军事训练简况

第一阶段(1949~1957年):建国初期(1949~1952年),民兵担负着清匪反霸、保卫政权的任务。军事训练内容主要是学会使用手中的武器,会站岗放哨、抓坏人。1953~1954年,银川市利用冬闲,以乡为单位组织了射击、投弹、站岗放哨、刺杀、捉特务等民兵军事训练,但还未进行实弹射击和投掷。从1955年起,上级逐年发来少量的训练弹,开始对参训的民兵进行实弹射击检查。

第二阶段(1958~1972年):民兵训练的方式主要是开展小型、就地、分散、业余的群众性练兵活动。这阶段民兵军事训练出现了两起两落。1958年大办民兵师,全市形成了练武的高潮。1960年经济困难时期,民兵的军事训练基本停止。1963年,以基干民兵为重点的军事训练又开展起来。1964年,民兵军事训练形成高潮,开展了大比武活动。银川民兵在宁夏军区组织的民兵比武大会上获总分第一,并被选拔参加兰州军区在天水举办的陕、甘、宁、青四省(自治区)民兵比武大会,成绩名列前茅。1964~1966年,银川民兵代表获得自治区举办的射击、无线电、摩托车等国防体育项目比赛的“三联冠”。“文化大革命”期间,由于“突出政治”,基本取消了民兵军事训练。

第三阶段(1973~1985年):全市民兵围绕民兵训练的“三年纲要”、“四年纲要”开展活动。随着1980年的训练改革,民兵军事训练逐步走上基地化、规范化和正规化,训练重点也逐步转向干部和专业分队。

银川市民兵的军事训练以抓好骨干培训、与部队挂钩等为主要方法,注重训练质量。

骨干培训工作主要是采取部队代培训、自己办教导队的办法,军分区(警备区)负责专(兼)职武装干部和专业分队骨干的培训,各县(区)武装部负责民兵营连长和武装基干排长的培训,乡(公社)武装部负责基干班长的培训。1972~1985年,每年办一期教导队,对公社(乡)、厂矿、企事业单位的人武干部进行培训,参训人数达1120余人。培训科目开始几年以“五大技术”为主,战术为辅。以后又学习“三打三防”战术,学习连攻防的组织与实施,游击战、地道战等,并在训练中注重教学法。通过历年的集训,大多数人民武装干部基本掌握了民兵现有武器装备的使用,提高了组织教学、指挥战斗的能力。

各县(区)人民武装部和公社(乡)、厂矿、企事业单位的人武部,对自己分管训练的民兵干部以同样的科目由浅入深、由易到难进行培训。每年集训15~20天。参训人数累计有7750人次。

在普遍训练的基础上,加强专业分队骨干的培训。市警备区(军分区)自1975年以来,先后举办通信专业队培训3期,防化专业队培训3期,高炮专业队培训6期,地炮培训专业队2期;打坦克、爆破班培训2期;参加人数共约800人次。银川市还选送营团级民兵干部参加省(自治区)军区举办的专业分队骨干教导队,接受培训。

二、军事训练措施

一是认真挑选参加训练的对象。参训人员的年龄控制在20岁以下,一般以当年18岁为主。采取自愿报名、单位推荐、专干组织目测检验、由上级领导审批的办法,择优选拔政治表现好、身体健康、有文化、家庭劳动力充裕、热爱民兵组织的青年参加训练。

二是采取多种形式。在农村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以前,很长一段时间,民兵训练采取就地、小型、分散的形式进行;农村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后,利用农闲时间,工厂利用生产淡季和转产时间,集中人员,集中时间,集中精力,进行训练。

三是抓好典型。银川民兵军事训练很注意抓好典型,推广先进经验。一旦发现训练好的典型单位,即及时进行总结,采取先蹲点,后召开现场会,举办培训班的形式推广先进经验。凡是新的科目、新的技术,民兵组织都采取先抓点后铺开的方法进行训练。1977年,为贯彻兰州军区高台训练会议精神,市警备区组织工作组在银新公社罗家庄大队蹲点,试训打坦克爆破,结束后召开了有500多人参加的现场会,接着又举办了打坦克爆破班长集训队,历时25天,120人参加。翌年打坦克爆破班的训练在全市民兵组织中普遍开展起来。

四是开展评比竞赛、考核验收活动。银川警备区自1970年成立以来,每年在“五一”、“八一”、“十一”重大纪念活动或“六一九”、“九二九”民兵节日期间,组织市、县(区)举行军事  项目比赛活动,共举办11次较大的比赛活动。其中有步机分队,也有专业分队;有高炮分队,也有地炮分队;有比技术的,也有比战术的。通过各项比赛活动,树立各类标兵,激发了练兵热情,推动了训练工作的顺利开展。

每年元旦前后银川民兵组织都要进行一次考核验收工作(高炮分队的考核验收是两年一次),参加考核验收的成员有市警备区司令员(或副司令员)、参谋长(或副参谋长),各县(区)武装部长(或副部长)和两级训练部门的负责同志及有关参谋人员和教员。考核内容是当年训练科目,考核对象是当年受训的民兵。全部考核完毕后,被考核人员集中在警备区进行评比,凡成绩在及格以上的单位发给奖状、奖旗;个人成绩优秀者,通报表扬。对成绩不及格的单位和个人翌年进行补课。

五是与部队挂钩搞好军事训练,充分发挥部队作用,保证了民兵军事素质的提高。银川民兵采取了重点挂钩与面上挂钩相结合、专业对口与一般挂钩相结合、固定挂钩与临时挂钩相结合的办法进行民兵军事训练,密切了军民关系,推动了部队做好民兵工作。

三、训练器材与训练场地

银川民兵训练器材除上级分发外,每年拿出一定数量的经费,购置专业分队的训练器材。基层单位民兵训练器材多发动群众自己制作,基本保证了训练的需要。

训练场地建设因受各种条件制约,各级人民武装部只有一些简单的训练设施。基本上没有固定的训练场地,实弹演习多利用砖瓦窑作靶障,在附近空地进行,或组织民兵到宁夏军区靶场施训。

 

第五节  武器装备

 

一、武器装备的来源与配备原则

建国初期,民兵武器的来源主要靠收缴溃散的国民党军队丢下的武器。配备原则是民兵小队长以上干部每人1支步枪,其他民兵谁执行任务谁持枪。民兵有持步枪、马枪、土枪、土炮的,有拿大刀、长矛的。1952年,收缴的武器基本满足了民兵装备的需要,平均2~3人装备1支步枪、马枪。1958年大办民兵师,民兵人数猛增,配备原则为“五人一条枪,一百发子弹”。宁夏军区又给民兵配备了轻重机枪、迫击炮。1964年,宁夏军区在民兵工作重点单位中,将原配备的“七九”、“六五”步枪,调换为“七六二”骑枪、半自动步枪和自动步枪、“五○”式冲锋枪等。截至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银川市区民兵共有步枪1261支,冲锋枪49支,轻重机枪151挺,“八二”、“六○”迫击弹21门。“文化大革命”期间,民兵武器被群众抢走,1967年经过动员收回,全部上交宁夏军区。1969年,根据战备需要,宁夏军区又将武器配发给民兵组织。配备了地炮、高炮、高机、地雷、手榴弹等。1974年,全市共有民兵武器8342件,其中轻武器8254件(挺)、重武器88件。配备原则是:民兵干部固定配备,民兵按1~3持枪手配备。1982年民兵组织进行了调整,民兵都配发了半自动、自动步枪,“五六”式冲锋枪,“五三”、“五六”式轻机枪,“七六二”重机枪,“一二七”高射机枪,地炮,高炮等,共约1.14万件。配备重点是民兵干部、基干民兵。截至1985年底,各种武器共有××××件,其中高炮××门、高机××挺、“六○”炮××门、“八二”迫机炮××门、“八二”无后坐力炮××门、“七五”无后坐力炮×门、重机枪××挺、轻机枪×××挺、冲锋枪××××支、自动步枪××××支、半自动步枪××××支、手枪××支、“四○”火箭筒×××具。

二、武器管理

1950~1957年,民兵武器分散保管在民兵个人手中,持枪民兵经民兵干部提名,党支部审查批准,造册一式3份,由乡民兵队部、乡党支部、区人民武装部各掌管1份。乡民兵中队每月对民兵保管的武器集中擦拭检查一次,各区人武部每半年检查一次。

1958年,由于民兵武器增多,步枪仍发给民兵个人保管。轻重机枪、迫击炮由县人民武装部入库保管,训练时出库使用,并建立了登记、统计、检查等制度。

1964年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开始时,民兵武器全部由县、社集中保管。门上三把锁,由“四清”工作团、当地党委、人民武装部各掌管一把。运动后期,民兵组织也进行了整组,步枪又发到民兵手中保管,机枪、火炮仍集中入库保管。

1978年,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总后勤部制订了民兵武器管理办法,要求农村采取营、连集中保管和民兵个人保管两种方法;城市民兵由机关、企事业民兵组织集中保管。银川市制作了枪箱、枪柜,农村保管在大队,机关、企事业单位保管在单位。由于这种保管方法漏洞较多,经过一段时间实践,仍将武器集中在县、社民兵武器库保管,并配备了武器看管员。

1983年3~8月,遵照国务院、中央军委〔1982〕11号、45号文件和全国装备会议精神,市人民武装部对全市配有民兵武器的乡(镇)、工厂企事业单位的武器进行了全面普查和管理整顿。经验收,武器装备完好率由普查整顿前的85%提高到99.6%,配套率由普查整顿前的74.6%提高到93.7%,城市武器“四有”率(有库房、有保管制度、有枪柜、有专人看管)达到100%。

到1985年,除重武器仍由原单位保管外,其余武器全部集中在县以上武器库房保管。

三、武器维修

1950~1966年,银川市民兵武器的修理由宁夏军区承担,修理费用从民兵事业费中开支。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后,民兵武器被抢,分散在群众手中,武器的维修也无从谈起。1969年因战备的需要,民兵武器数量和品种都有所增加,武器维修任务由军内和有维修能力的工厂及维修点共同承担,费用仍从民兵事业费中开支。1983年,银川军分区修理人员下乡普查民兵武器,现场修理武器1607件,占配发武器的57%。一些企业的民兵武器小修不出车间,大修不出厂,费用自理。1985年后,民兵武器集中在县以上武器库保管,维修任务分别由银川军分区和宁夏军区修械所担任。

四、武器库的建设及管理

银川民兵武器库的建设,是从1953年开始的。面积一般只有20~30平方米。1958年以后,市、县、区、社加快了武器库的建设。县、区武器库一般在50~100平方米,公社的一般在30~50平方米。这些库房大多设施简陋,通风较差,防火设备不足。1969年以后,民兵武器从数量到品种有所增加,市、县、区开始新建和扩建武器库房,且多为砖木结构,铁窗铁门,通风较好,并设有灭火器、水桶、沙箱等防火设施。县、区武器库的面积发展到200~300平方米,公社和城市组建民兵单位的库房面积发展到50~100平方米。据1983年普查统计,全市有轻武器库房180间,3851平方米,炮库37间,1144平方米。1978年建成的银川军分区武器库房,总基地面积1.42万平方米,其中技术区9510平方米、行政生活区4686平方米。1985年有建筑面积1313.6平方米,使用面积1199.7平方米。共有营房9栋,其中库房4栋。库房的设备与管理已达到正规化要求。

民兵武器库由县、区配备武器保管员进行管理,保管员占用国家正式职工指标,招收对象是知识青年、民兵干部或复员退伍军人,工资从民兵事业费中开支;乡(公社)采取民办公助的办法设立武器库专职保管人员;城市设民兵武器库的单位,指定专人负责或由民兵轮流看管。1983年统计,在配发民兵武器的79个乡以下单位中,有42个单位设专职看管人员,10个单位由民兵干部、民兵轮流看管,27个工厂企业单位由其他人员兼管。民兵组织对武器看管人员集中培训,定期组织学习,建立出库、入库岗位责任制,库房管理已形成制度化。

银川军分区武器库配备主任1名、警卫战士4名、保管人员4名。建库8年来,没有发生过差错和事故。1982、1983两年被评为兰州军区、宁夏军区民兵武器库装备管理先进单位,荣立集体三等功。

 

 

第五章  人民防空

 

第一节  建国前的防空事业

 

银川市防空事业始于1933年。当时所建的防空工事,现在仅存海宝塔后殿底座一处遗址。其结构是用圆木材密排成墙,顶部用木板棚盖,面积约200平方米左右,主要功能是防炮弹袭击。

1937年11月至1939年9月,日机曾先后3次空袭银川城。1937年11月5日,7架日本飞机首次空袭银川城。当时因防空网和警报系统不健全,事先未发出警报,加之市民初经空袭,慌乱不堪,伤亡惨重。1939年3月6日,日本飞机12架从山西运城起飞,再次空袭银川城。宁夏国民政府虽事先发出警报,但是由于平时宣传不够,没有引起人们的重视。当日机飞临城市上空时,全城一片混乱。日机从东门开始投弹,沿东西大街轮番轰炸,西塔防空洞亦被击中,洞内躲藏人员全部死难。全城伤亡、损失惨重。据《十年来宁夏省政述要》记载,两次日机轰炸“死难者千余人,伤者数百人,炸毁房舍数千栋,死尸枕藉,情极可悯”。1939年元月,宁夏成立防空司令部,由保安处处长马敦静兼任防空司令,下设第一、二、三科,军法、军械、军需三室,并从保安处调拨高射机关枪连承担省城防空任务。1/3的城市人口疏散到农村,动员居民挖了一些简易防护工事,还组织居民、学校进行防空演习。因此,在1939年9月15日日机第三次空袭银川城时,伤亡、损失不大。建国后,当时的简易工事大都塌毁,仅存两处20多平方米的工事,随着城市改造,也已报废。

 

第二节  建国后的人民防空事业

 

一、机  构

银川市人防机构在1965年之前,同自治区人防机构合署办公。1965年5月,成立了银川市人民防空委员会,兼战时防空指挥部,指挥部下设办公室、防空指挥组、政治工作组、后勤物资保障组、新城公社指挥组、城区公社指挥组。指挥部办公室由银川市委、人委、公安局、警备区、武装部抽调临时人员组成。

1969年9月,成立银川市战备工作小组和银川市人民防空办公室。1971年6月市人防办公室撤销,成立战备办公室,下设办事组、野营训练组、人防组,另设干道指挥部1个。

1972年12月,战备办公室撤销,恢复人防办公室建制,下设办事组、工程组、人防组、后勤组,干道指挥部并入办公室,并成立电台、警报台,设编制8人。

1979年2月,成立银川市战备人防指挥部,6月,撤销市人防办公室办事组、人防组、工程组、后勤组,设立组织宣传科、指挥通信科、工程科、财务物资科、人防工程队;成立城区、新城区两区人防办公室。10月,市人防办公室党组成立。

1981年12月,撤销银川市人民防空领导小组,恢复银川市人民防空委员会建制,下设办公室。

二、人防工程

自1968年以来,银川市245个单位建成各类人防工事5.2万平方米(按使用面积计算),其中等级以上工事为2.5万平方米,占总面积的48.7%。在等级工程中,三级工事为1.2万平方米,四级工事912平方米,五级工事1.3万平方米,简易工事2.7万平方米。按用途分类,人员掩蔽工程4.6万平方米,指挥通信工程2023平方米,医疗救护工程1109平方米,连接通道2023平方米,其他工程912平方米。7处工事分布在城区,3处分布在新城区,2处分布在贺兰山沿山地区。

人防工事结构主要有钢筋混凝土结构、混凝土结构、混合结构和砖石结构等4种。

(一)发展过程

银川市人民防空工程建设发展大体上经历了3个阶段:

1.初期阶段(1968~1971年)

1968年,在党中央的号召下,银川市在无投资、无经验、无规划、无技术力量的情况下,发动各个单位自筹资金土法上马搞人防工程建设。1968~1971年,共修建各类防空工事近2万平方米,这些工程虽然质量较差,但是还是起到了备战的作用,属于初期摸索阶段。

2.发展完善阶段(1972~1977年)

1972年后,国家把人防工程建设作为国防建设的重要补充,对人防工程建设制定了一系列方针政策,提出了相应的技术要求,使人防工程建设日益走上正轨。银川市人防领导小组根据国家投资情况,向全市统一下达人防工程建设任务,由各接受任务单位组织人力自行施工,人防办公室负责施工监督。这一时期共完成人防工事2.83万平方米。

由于极左路线的干扰和其他客观原因,这一时期人防工程建设没有重点,无长远规划,发展不平衡。银川市地下水位高,沙层厚,又无防水经验,致使相当一部分工事渗漏水严重。1973年,在人防工事普查中,发现有积水的工程达2.13万平方米,占当时已建工事总面积的45%,积水深最少2厘米,最多1.9米,一般在40厘米左右。由于工事结构粗糙,管理不善,倒塌现象时有发生。因无长远规划,搞基建拆除人防工事的有31个单位,面积1937.04平方米,占工事总面积的3.18%。

3.健康发展阶段(1978~1985年)

1978年,第三次全国人防工作会议制定了“全面规划、保证重点、平战结合、质量第一”的十六字方针。银川市人防工作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时期。市人防办于1979年制定了《1979年至1985年银川市人防工程建设规划意见》,1980年制定了《银川市人防工程建设十年规划草案》(1981~1990年),1982年又制定了《“六五”计划和“七五”计划人防工程建设规划的初步设想(草案)》。确定了“人防工程要纳入城市规划和相应的基本建设中”的业务指导思想,地道工事由砖石结构、混合结构向钢筋混凝土结构发展,并转向多功能的地下室和平时能为我所用的综合工程。这一时期修建的1.4万平方米人防工事均为等级工事。市第一人民医院地下门诊部、自治区五金公司地下仓库、自治区建筑一公司地下食堂,设备齐全,质量好,是平战结合的“典型工程”。

(二)维护管理

银川地处黄河冲积平原,地势低、水位高、土质松、沙层厚,因此,防水问题就成了修建人防工程的主要矛盾。人防办公室的工程技术人员经过多年的实践,摸索出了较好的防止渗漏水办法,即采用“防水与排水相结合,以防水为主;刚性防水与柔性防水相结合,以刚性防水为主;外防水与内防水相结合,以外防水为主”的办法。他们采用“五层抹面法”和“丙凝注浆”刚性防水法,有效地处理了5000多平方米渗漏水工事,取得了理想的效果。

为了加强对人防工事的维护管理,1973~1984年,人防部门先后4次对全市人防工事逐个检查测量,普查验收。在此基础上,建立了各类工程技术资料档案,加固改造了9634平方米重点工事,处理口部27个,较好地贯彻了平战结合的方针。截至1985年底,全市人防工事平战结合利用率由1980年前的不到10%,提高到22%。

(三)典型工事简介

1.银川市第一人民医院门诊部地下室

银川市第一人民医院门诊部地下室工程于1978年建成。防护等级为正五级附建式防空地下室,由宁夏建筑设计院设计,自治区建筑一公司施工,建筑面积958平方米,补助款项18.5万元。内部设有50千瓦柴油发电机组1台,污水泵2台,4-72-13型风机1台,QG-500型过滤吸收器1台。根据使用要求配有无影灯、日光灯、吸顶灯,配有防护门、密闭门、滤毒通道、扩散室、消波活门、洗消间等防护措施。该工程于1978年建成后,由于噪音、湿度、温差等问题而无法使用。1985年,医院投资5万元,在室外增加了一套通风设备,安装了隔音板,降低了噪音,并采用太阳能供热和去湿,冬季温度在18~20℃,夏季在25~28℃。医院利用人防工事开设了地下门诊部,缓和了患者就医难的问题,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医院办公用房紧张的矛盾。

2.宁夏回族自治区五金交电公司地下室

五金交电公司地下室建于1979~1981年。防护等级为四级附建式防空地下室,由宁夏建筑设计院设计,银川市政公司施工,为混凝土结构,建筑面积848平方米,补助款额35.2万元。内设4-79型离心风机2台,QG-500型过滤吸收器3台,TWP-D型滤尘器6台。防护设备有密闭门、扩散室、滤道过道、消波室、洗消间及卫生间,采用吸顶灯照明。工程建成后,由于局部渗漏水不能使用。1982年公司投资2万元,采取丙凝注浆防堵渗漏水层,工事完结,通风良好,温湿度适中。现用做专业商店仓库,储存专业贵重物资,使用情况良好。

3.宁夏回族自治区第一建筑工程公司地下食堂

自治区建筑一公司地下食堂建于1979~1981年。该工事为混凝土结构,防护等级为五级附建式防空地下室,建筑面积903平方米,由本单位自己设计,自己施工,补助款项18.4万元,内设4~72~11型通风机2台,1000型过滤吸收器2台。有密闭门、扩散室、滤毒过道、洗消间及卫生间等防护设备。采用吸顶灯照明。工程建成后,温湿度适中,通风良好。1982年公司用它做职工培训教室、娱乐室和职工食堂。

三、通信警报

银川市自1971年起建立人防通信机构,在军队与电信部门的帮助下,选配了技术骨干,建立了通信设施,初步形成了人防空情接收台和警报控制台,并逐步开展了通信网络和警报网络的建设。1978年后成立了人防指挥科,加强了对通信警报网络建设的指导。1985年建立了人防通信站,基本上完善了人防通信警报系统。

(一)组织指挥

人民防空组织指挥系统的主要任务是保障战时防空指挥部领导全市人民有效地进行抗敌反空袭斗争,并为此进行长期组织准备工作。平时根据银川市的战略位置,以敌方为假设,制定城市防空袭预备应急方案和人口疏散计划,适时组织全市人民进行防护演练,组织有关部门拟制战备保障计划,训练防空袭专业队伍,培训防空专业干部和技术人员,负责指导建立各级指挥所。

银川市人防组织指挥部门先后于1965年5月、1979年2月、1983年10月3次修改城市防空袭预案,先后7次组织假设敌在核战袭击条件下的城市防空袭演习。1982年10月5日,进行了规模较大的全市性防空袭演习,摸拟了在现代核战争条件下,人民防空的临时准备、抗敌空袭、消除空袭后果和以空袭作战为主要课题的演练。全市党政机关、厂矿企业240多个单位10多万人参加了这次演习。

为了加强对防空专业队伍的组织领导,全市于1965年5月、1976年2月、1982年4月先后3次对7个防空专业队伍进行整顿,各专业队共3800多人,除分别或集中参加防空演习外,每年都安排一定时间进行专业训练。

(二)通信警报建设

1971年,在警报网络建设初期,全市安装小型电动音响警报器10台,用人工手动发放信号,音响覆盖面不足50%。主要操作方法是由控制台送出60V电源,通过租用电信局的专用电话线路到达警报控制箱继电器负荷,以带动电动警报器发出音响。

在通信网络建设上,1980年以前,仅有20门磁石线总机1台,用来控制市内各个警报点专业电话,在无线通讯设施上只有55型15W电台两部、430型接收器两部、423型接收机两部,只能用维持正常的业务工作和昼夜战备值班。

自1978年以后,通信警报网络建设逐步得到加强,建成了800多平方米地下通信枢纽,防护等级为四级,形成了地上地下两套网络,使通信警报网络建设的传输效率配套程度和自动化程度得到了改善。

全市安装了大功率音响警报器(4.5~5千瓦)21台,购置了机动警报车和检修车辆,使警报音响覆盖面达到90%以上。设立了警报总控制台,对全市所有警报器实行统一控制。购置安装了无线遥控警报设备,使警报网络向多手段、多层次、多方向发展。地下开设了一台100门共电式交换机,建立了3条中继线,开设了部分用户电话,铺设了部分地下电缆,沟通了上级业务部门的通信联络,组成了比较完善又可以互相迂回的通信网络。无线联络除更新部分先进设备外,新增添了339型晶体管短波接收机、固定式无线电话、硅二瓦报话机和对讲机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