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政 税务

2018-12-01 10:20

第九编  财政  税务

 

 

第一章    财  政

 

第一节  机  构

一、建国前的财政机构

银川在建市前,财政由宁夏省财政厅管。1929年1月,宁夏省政府成立,同时设置省财政厅,下设1处3科:秘书处;第一科,下设总务股、统计股、收发股、庶务股、书记处、监印室、档案室、石印室;第二科,下设田赋股、经征股;第三科,下设库务股、支核股、国税股。

1933年春,设印花烟酒税处,分印花股、烟酒股。1934年,宁夏省财政厅采两科制,将第三科所属支核、库务两股归并至第一科。印花烟酒税处改为国税股,另外增设调查股,两个股独立,不属于科。到8月份,仍采三科制。9月,又将调查股取消,改为视察处。

1938年3月,将国税股划归第二科主管,又为接管省垣官产房租及禁烟一部分事宜,附设省垣官产事务所,归第一科管属。因宁夏省所有的印花烟酒税业已交由财政部直属的统税局办理,故将国税股裁撤。是年实行地价税,将田赋股改为地税股。

1942年3月,财政厅增设第四科分管国税。

1947年4月18日银川市正式成立后,银川财政由市政府工商科管理。

二、建国后的财政机构

1949年9月29日银川市人民政府成立,政府二科即财政科,有科长1名,其他干部4名,系报销单位。

1950年财政科由报销单位转为预算会计单位,业务包括会计、公房管理、农业税征收等,人员增加到8人,其中科长1名、财会室3名、公房管理委员会办公室2名、分管农业税干部2名。1951年,分管农业税干部增至4人。

1953年银川市建立一级财政。财政科业务有预算、市政建设财务、农业税、公房管理、契税、财政监督等。共有干部14名,其中有科长1名,分管预算干部3人,财务4人,分管农业税干部2人,公房管理干部3人,分管契税、市政建设和财政监察干部1人。

1954年宁夏省建制撤销后,银川市财政业务范围有总预算行政财务、财政监察、公房管理、综合会计、土地证照、罚没、农牧业税等。财政科有干部19名。是年末因财政监察由银川专署集中,调离干部2人。

1957年5月29日,银川专署决定撤销银川市房地产管理委员会,房产业务交市服务局管理。1958年8月,银川市人民政府财政科改为银川市财政局。1958年10月,宁夏回族自治区成立,银川市为宁夏回族自治区首府,银川市财政局为县级局,有局长1名、副局长2名、一般干部6名。业务增加企业财务。1961年银川市精简机构,财政局、税务局合署办公,内部组织和基层组织未变动。同年5月,财政、税务又分开办公。在1968~1970年间,成立了银川市革命委员会财贸组和财政组。

1970年9月4日成立银川市财政局革命委员会。1971年1月,财政、税务两局合并,且增设政工科。1973年增设企业财务科。1975年8月5日又设秘书科。

1979年1月,银川市财政局、税务局分设。财政局设政工科、预算科、企业财务科、行政事业财务科、农业财务科、财政监察科,定编30人。1981年5月7日将政工科改为办公室。

1983年12月,银川市财政局设办公室、预算科、企业财务一科、企业财务二科、行政事业财务科、农业财务科。

1984年,银川市郊区建立一级财政,成立了郊区财政科,随之又成立了新城区财政科、城区财政科,按照规定划分收支范围。

1984年4月底,银川市财政局成立了银川市财政经济干部学校,为科级事业单位,编制20人,其中专职教员7名、工人5名、行政管理干部8人。学校任务主要是科学地、有计划地、系统地对银川(含贺兰、永宁两县)财政 税务部门、企业主管部门和企业专业人员进行培训。

1985年7月,银川市财政局撤销农业财务科,增设综合计划科、会计制度科。

 

第二节  体  制

一、建国前简况

银川利赖黄河,农业发达,在明清时,财政岁入以田赋为主。明代罗汝敬议定赋则时,每亩以1斗2升起科,即每亩夏税麦4升、豌豆6升,秋税粟米2升。以宁夏县为例,其上则全田,每亩征粮1斗2升、草4分6厘2毫9丝、地亩银1厘;公用学表等田,每亩征粮1斗5升;中则谷田易田,则6升、7升不等;下则沙碱田,征粮3升;硝碱芦湖,则折收粮草银1分二厘,以至6厘为最下。宁朔县之更名地每亩征粮1斗8升、银3钱7厘,为最高税则,然犹以为轻,其实已较他省过重,且赋名纷杂。

清代宁夏田赋科则分上、中、下三等:上则有全田、样田、学表田等;中则有沙碱田、公用田、湖田等;下则有硝碱田、花档田等。田赋历明清而入民国,有正税和附加两部分构成。正税有地粮、丁银、草束之分,还有陋规之制,包括耗羡、盈余、验粮、看粮、斛尖、斛面。附加有粮石附加、地亩附加、五五赢余、一五耗羡、百五经费、清乡费之分,还有临时加派,主要包括建设费、教育费、公安费、乡镇费、保甲费、民团费6项。

清代宁夏征收制度有“官征官解、书征官解、包征包解”。到民国,沿袭书征官解。其体制为乡设领催,例按田粮大户,依次轮充,值年田赋开征,县派房书仓吏,持粮赋册籍分往各乡稽征,即由领催负责督催花户,向各所在地仓库完纳。扫数(计收)后,扯给串票,然后将总额报县,由官备解。

1929年,宁夏建省制,赋则继清例。当局以军政费无着,以整顿税收为名,将一切陋规改为正式附加,归省库随粮带征;借口禁绝鸦片加征清乡费(初名烟亩罚款)。

1933年,在整理田赋之时,改革征收制度,于各县城镇及乡区适中地点,设立征解处。处设主任1人,由县遴选合格人员,报省财政厅核准后,由县政府委用。征解处内分核算、收款、发据3组:核算组专习核算税额,于花户完税时,按红册查明税额,并印于红册日期栏内注明完纳;收款组专习书款登账,再于执据上加盖图章;发据组专发给收据,农民将款缴清时,随时扯给收据。以上3组于每日结账后,由经征主任集合各组人员核对清楚,填列日报表,加盖名章,连同完税缴查存报呈县分别存转。至于花户完纳赋税,则由乡闾长负责督催,令农民按期向征解处交纳,不再用领催。

1935年宁夏省制定征收田赋章程31条,并附加税暂行章程,其主要内容有:

清丈土地后,地分7等:土质优良、水分便利者为第1等,土质优良、水分较少者为第2等,土质较劣、水分便利者为第3等,土质较劣、水分较少者为第4等,河滩地为第5等,湖边地为第6等,草湖地及沙地为第7等。按每等每亩什一之产值规定税率:1等地正税1.3元,2等地正税1.2元,3等地正税1.1元,4等地正税1元,5等地正税0.8元,6等地正税0.5元,7等地正税0.2元,山地暂仍其旧。

自耕农之赋税由自耕农自行完纳;典地转典地之赋税,由典主转典主纳;佃田之赋,由地主完纳,其佃户(种田人)对于地主,除由正粮内交纳租子外不担赋税。

田赋经征机关暂由县政府负责。

各县征收之田赋为各县共有税款,各支若干,以每年各应实支之数支用。各县田赋正税列入省县地方预算,其征获之款悉解省库,由省政府命令支发。征收田赋统收国币,但遇军需必要时,可折收粮石。

田赋附加税率,1等地附税1.2元,2等地附税1.1元,3等地附税1元,4等地附税0.9元,5等地附税0.7元,6等地附税0.5元。

田赋附加与正税合并征收,附加税不得作地方款挪用,尽数解省库支发。

1940年颁发宁夏省各县农地征收地价税章程,改征地价税。废除土地上一切附加,重新编造地价税册。其将土地分为14个等区以估价,1等区250元,2等区230元,3等区200元,4等区180元,5等区160元,6等区140元,7等区110元,8等区80元,9等区50元,10等区40元,11等区25元,12等区20元,13等区10元,14等区5元。上项各款地价,均系每亩价值。依据前条地等,按估计地价征收1%的地价税(以国币为准)。地价税实行以后,所有以前之田赋,即行取消。

自耕农之地价税,由所有权人(即地主)自行完纳;典地或转典地之地价税,由典权人或转典人完纳。但于土地赎回时,得就其所缴纳之额数免息,向土地出典人求偿;佃地之地价税,由地主完纳。

地价税的减免,规定有公有土地、学校及其它学术机关用地、公园,公共体育场用地、农林试验场用地、公共医院用地、慈善机关用地、公共坟场用地、森林用地以及其它专办公益事业用地而不以营利为目的者。

1941年春,将地价税改征实物。征收之实物以稻谷为主,其不产稻谷之地方,以其收获之小麦杂粮等交纳。具体征收实物种类以小麦、豌豆、白米、黄豆为主,科则以原有14等地,分别摊征。

是年,为推行田赋征收实物,成立了宁夏省田赋管理处,并分别成立各县田赋管理处,处长由各县县长兼任。

1944年10月,开征土地税。

二、建国后财政体制的演变

建国初期,实行财政高度集中、统收统支的财政体制。1949年11月至年底,仍沿用马鸿逵统治时期的税收制度,但对其某些部分作了修订,并对部分税额实行减征,农业税减征12%。从1949年11月起,按月造送月份经费支出决算表,报宁夏省财政厅审批核销。

1950年,国家为平衡财政收支,稳定市场物价,安定人民生活,恢复国民经济,保证解放战争的彻底胜利,针对当时因长期革命战争形成的财政经济工作管理分散、收支脱节、财力薄弱分散、税制极不统一的局面,作出了统一财政经济管理的决策;制定财政政策和财政制度的权限集中在中央,财力集中在中央和大区,主要集中在中央;各项财政收支,除地方附加外,全部纳入统一的国家预算;建立统一的社会主义税收制度。

1951年7月15日,根据省财政厅指示,银川市地方财务分为大公会计和地方收支会计两部分。大公会计支出项目包括行政管理支出、城市维护公用事业支出,由省财政厅核销;地方收支会计主要管理乡财政收支。乡财政收入包括农业税附加、公用事业税附加、工商税附加、房地产税附加,以及各种附加收入、契税、地方公产收入等;乡财政支出包括乡行政费支出、文教费、中山公园经费、财务支出等,不足部分由省财政厅给予补助。

“一五”时期实行划分收支、分级管理、侧重集中的财政体制。1953年元月伊始,银川市财政科成为岁入岁出、统收统支、自求平衡的一级财政,建立了市一级金库,同时取消乡财政,所有一切财政收支均纳入国家预算。当年省财政厅对银川市财政采取“以收定支、固定收入、调剂收入”的管理体制。市级固定收入为印花税、屠宰税、牲畜交易税、房地产税、特种消费行为税、车船牌照税、利息所得税以及契税等8种税;调剂收入为农业税、工商营业税、工商所得税等3种作为支出不足部分的补充。

1954年10月,宁夏省建制撤销,银川市划归甘肃省银川专署。当年12月29日,甘肃省财政厅和中国人民银行甘肃省分行联合通知,将甘肃下属各级财政留解划分比例作了新的规定,各级财政收入分固定收入、固定比例分成收入和调剂收入。通知规定银川市财政收入为下列几项:

1.银川市地方国营企业收入,事业、行政机关的事业收入和各种罚款、罚金以及罚物变价和工本费、规费等其它收入及“五反”退赃收入均上解甘肃省财政厅。印花税、利息所得税、屠宰税、牲畜交易税、城市房地产税、文化娱乐税、车船牌照税等7种地方税和农牧业税及契税等作为固定收入归银川市财政。

2.固定比例分成收入中的农业税20%上解中央,50%上解省和银川专署,30%留归银川市。凡在1955年1月1日至6月30日内入库的工商所得税全部归银川市,自1955年7月1日起入库的全部上解甘肃省财政厅。工商营业税全部上解甘肃省财政厅。

3.调剂收入包括商品流通税和货物税。全部上解甘肃省财政厅。

“二五”期间,对生产资料私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已基本完成,经济建设有了很大发展,中央把一部分企业下放地方管理,同时财政体制也相应地进行了改革。在中央和地方的关系方面,把“以收定支,一年不变”改为“以收定支,五年不变”;照顾少数民族地区经济文化发展的特点和需要,予以更多的机动财权和财力;将企业实现的利润按照一定的留成比例留给企业;在基本建设财务体制方面试行了投资包干制度;进一步简化了税制,把原来的商品流通税、货物税、营业税、印花税等合并为工商统一税,同时停征利息所得税和文化娱乐税;文教科学卫生事业单位和行政机关财务管理实行预算包干。

1958年,甘肃省财政厅对银川市实行新的财政体制:“以收定支,固定比例分成,一定三年不变”。收入部分有固定收入、统一比例分成收入和调剂收入三部分,统一比例分成收入改为国营商业及城市服务企业收入的20%归市级收入,其它国营厂矿分成全部归省;调剂收入除原来的商品流通税和货物税两项外,又增加了营业税、所得税、农业税和公债收入;固定收入部分未变。支出部分为两种:一为正常年支出。包括经济建设、行政经费、文教卫生和其它事业费及人员开支,流动资金的30%,由市财政支出。二为专案拨款支出。包括基本建设、退职金、重大灾害救济、复堤堵口,流动资金的70%由省财政支出,收入数以银川市1957年预算为准,在固定收入、统一比例分成收入和调剂收入的60%以内平衡,平衡有余部分按比例上解省库。

1959年初,宁夏回族自治区财政厅003号文件通知:各县、市在编造预算时或在预算执行过程中,超过自治区所分配的固定收入指标(县、市企业收入、地方税牧业税和其它收入)时,其超过部分由县、市自行安排,不再减少对县、市的补助或增加上解。各县、市1958年预算收支结余,应当与1958年预算收支指标一并安排。后自治区人民委员会又发文规定:1959年将工商所得税、牧业税和人民公社收入划归各县、市。

1960年,自治区对银川市财政管理体制改为“总额分成,分项参考,调剂使用,照顾各方”的办法。把原属自治区收入的工商统一税、农业税等收入全部划归银川市,作为市财政的预算收入;分项下达支出指标,由银川市掌握调剂使用,照顾各个方面。收支相抵后,将收大于支的多余部分按比例上交自治区财政厅。

由于三年“大跃进”造成的国民经济比例失调,再加上连续几年的严重自然灾害等原因,1961年中央对国民经济实行“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方针,根据中共中央批转财政部《关于改进财政体制,加强财政管理的报告》精神,自治区财政厅对预算管理体制作了相应的调整,银川市除继续实行“支出包干,收入总额分成”的办法外,收回农业税收入,不再将其列入市财政预算收入;当年的基本建设、支援农业等各项投资均由自治区专项拨款解决;各项支农投资必须专款专用,拨给哪一级就归哪一级使用,其它各上级部门不得扣留;对于农村人民公社属于国家的财政收入部分,实行“收入分项计算,分别上交,支出下拨,包干使用,结余归社”的办法;对国营企业,将原核定的企业提取的利润留成比例减少30%。

1964年1月17日,宁夏回族自治区人委《关于1964年预算管理制度的几项规定》,对各县市的收支范围作了新的规定。收入方面,市、县所属企业收入、工商税收、盐税、农业税、牧业税和其它收入,作为自治区和各市、县的总额分成收入;银川市的房地产税,划归市财政,用于城市公用事业维护方面的开支,不参与总额分成。支出方面,除了基本建设拨款和因特大防风、抗旱、救灾而追加的支出仍由自治区专案拨款外,其它各项支出都参与分成。每年各市、县预算收入指标确定后,凡是收入大于支出的,多余部分按比例上解自治区;支出大于收入的不足部分由自治区给予补助。分成比例和补助数,均按自治区核定的指标,一年不变。文件还规定:自治区指标下达后,各市、县进行统筹安排,不许打赤字预算,除自治区专案拨款、社会救济费以及企业4项费用不能进行调剂外,其它各项款可由市、县进行统筹安排。对1964年的预备费,要按照计划支出总数的5%安排,上半年一律不能动用,安排使用要报自治区财政厅备案,各市、县动用1963年财政结余资金须经自治区财政厅批准。各市、县在预算执行过程中,对收入超收部分的安排和使用,到下半年确有把握时,才可在超收分成部分50%的范围内提出安排意见,报自治区财政厅批准后执行。银川市除按原规定的比例执行外,超收分成部分再增加5%~10%。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国民经济遭到破坏,财政收入不稳定,财政体制几经变动。1968年后,在中央和地方之间实行收支两条线的办法;1971年至1973年,财政实行“收支包干”的体制。

1974年3月5日,宁夏回族自治区革命委员会《关于改进财政管理体制的通知》,将各市、县、旗财政管理采取“总额分成、超收分成、一年一定”的办法改为“定收定支、收支挂钩、超收分成、结余留用、一年一定”的办法,对财政体制作了以下修改:

1.年度财政收支预算,由市财政提出建议指标,经自治区按照中央分配的预算收支指标和全自治区国民经济计划安排,综合平衡,核定下达。以自治区核定的收支总额,收大于支的部分按季上交自治区,支大于收的差额,由自治区分次给予补助。

2.银川市超收在100万元以内(包括100万元)的全部留归地方财政使用,超过100万元的,50%上交自治区,50%留归地方使用。

3.市级财政的收入超收和超收分成收入以及年终支出结余(除去按规定结转部分)应根据党的方针政策,合理安排使用,要坚持先收后用的原则,当年超收和超收分成,当年不能安排使用,下年安排时大体上应有70%用于发展农业生产、老企业的技术改造和补充流动资金,30%用于解决城市建设、各项事业和行政经费以及其它方面的一些急需开支,一律不得用于修建楼、堂、馆、所,也不得任意提高工资和福利待遇。

4.支出部分,结余留用,超支不补。除规定的基本建设拨款、城市人口下乡安置费和流动资金等指定的项目不得调剂外,其余各项支出,均可由银川市统筹安排,调剂使用。

5.坚持财政收支平衡、略有结余的原则,不打赤字预算,财政资金和信贷资金坚持分口管理,不能把信贷资金和企业流动资金挪作基本建设或作财政性开支。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财政体制进行了改革,在中央同地方的财政关系上,由“一灶吃饭”改为“分灶吃饭”,由“一年一定”改为“五年一定”,由“总额分成”改为“分类分成”。把收入分为固定收入、固定比例分成收入和调剂收入三类,支出按隶属关系划分。

1980年,银川市财政体制改为“划分收支,分级包干,一定五年,分灶吃饭”的办法。收入分为固定收入和调剂收入两类。固定收入有企业收入、工商所得税、农业税、其它工商税和其他收入五项;调剂收入为工商税调剂分成。支出以隶属关系划分,不宜包干的专项款由自治区支出。工商税分成比例等于自治区核定银川市每年的支出基数和固定收入之差与工商税金全额的比值。当年银川市支出基数为2632.8万元,固定收入1119.9万元,工商税调剂分成比例调整为35.7%。

1982年银川市支出基数增加民办教师补助、赤脚医生补助和其他补助28.5万元,工商税分成比例为37.8%。1984年工商税调剂分成比例为45.2%。

从1985年起,自治区对银川市实行“划分税种,核定收支,分级包干”的财政新体制,具体做法是:

1.收入划分。自治区固定收入:中央企业产品税的30%(70%上缴中央),烟酒税,建筑税,炼油税,自治区人民银行、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保险公司的营业税,自治区级企业所得税、调节税以及自治区级其他收入。市级固定收入:集体企业所得税、市属企业调节税、产品税、增值税、资源税、供销税、农业税、个人所得税、车船使用牌照税、契税、税款滞纳金、城市维护税以及其他收入。

2.支出划分。仍按隶属关系划分,根据具体项目,对少数不宜包干的专项支出实行专案拨款,专项下达。自治区级财政支出:统筹基本建设,企业挖潜改造资金,新产品试制费,简易建筑,自治区级农林水、工业、交通、商业部门事业费,文教卫生科学事业费,行政管理费和其他支出。市级支出:自筹基本建设、支农资金,城市维护支出,市级农林水、文教卫生科学事业费,抚恤和社会救济,行政管理费和其他支出。不宜包干的专项支出:特大自然灾害救济费,特大抗旱和防风补助费,小型农田水利建设和抗旱打井经费,教育经费,支援不发达地区资金等。

是年,银川市以1984年收支作基数,按照收支划分范围和利改税第二步改革完成后的收入转移情况,计算确定银川市留成和上解比例为50.1%。

 

第三节  收  入

一、预算内收入

1950~1985年的36年间,银川市财政预算内累计收入人民币7.87万元。平均每年递增17.18%。在全部收入中,企业收入7874亿元,占总额的10.01%;工商各税收入7.07亿元,占总数的89.92%。

从各个时期看,各项收入在总收入中所占比例情况表是:

恢复时期(1950~1952年),财政收入合计为279万元,年平均收入93万元,平均年增长96.9%。农业税以征收实物(粮食)的形式征收,没有货币数额的反映;工商各税收入273万元,占货币收入的97.85%;企业收入空白;其他收入3.6万元,占货币总收入的1.29%。

“一五”时期(1953~1957年),全市财政收入合计为2000万元,每年平均收入400万元。自1954年起有了企业收入,在“一五”期间企业收入合计为51.6万元,占总收入的2.58%;农业税153万元,占总收入的7.64%;工商各税收入1916万元,占总收入的95.8%;其他收入33.7万元,占总收入的1.68%。

“二五”时期(1958~1962年),全市财政收入合计为5285万元,比“一五”时期的全市合计收入翻了一番多。每年平均收入1057万元,平均每年增长3.99%。企业收入893万元,占总收入的16.9%;农业税110万元,占总收入的2.08%;各项税收4235万元,占总收入的80.1%;其他收入47万元,占总收入的0.89%。

三年调整时期(1963~1965年),全市财政总收入为3265万元,每年平均收入1088.3万元,平均每年增长9.38%。其中企业收入413万元,占总收入的12.65%;工商各税2759万元,占总收入的84.5%;其他收入93万元,占总收入的2.85%。

“三五”时期(1966~1970年),全市财政总收入为7678万元。平均每年收入1535.6万元,平均每年增长12.23%。其中企业收入248万元,企业亏损245万元,盈亏相抵,企业收入3万元,占总收入的0.04%;工商各税7595万元,占总收入的98.92%;其他收入80万元,占总收入的1.04%。

“四五”时期(1971~1975年),全市财政总收入为1.77亿元,平均每年收入3536.6万元,平均每年增长11.39%。其中企业收入1588万元,占总收入的8.98%;农业税297万元,占总收入的1.68%;工商各税1.61亿元,占总收入的91.23%;其他收入51.7万元,占总收入的0.29%。

“五五”时期(1976~1980年),全市财政总收入213.44万元,平均每年收入4268.8万元,平均每年下降12.23%。其中企业收入2713.5万元,占总收入的12.71%;农业税298.6万元,占总收入1.4%;工商各税182亿元,占总收入的86.45%;其他收入135万元,占总收入0.63%。

“六五”时期(1981~1985年),全市财政总收入2.11亿元,平均每年收入4224万元,平均每年增长58.49%。其中企业收入2213万元,占总收入的10.47%;农业税340.5万元,占总收入的1.62%;工商各税1.94亿元,占总收入的91.68%;其他收入353.2万元,占总收入的1.68%。

二、预算外收入

银川市预算外收入,始于1950年的地方自筹资金。1950~1952年,纳入乡财政收入范围。1953年乡财政取消,坚持“预算外无预算,账外无账”的原则,将乡财政统一纳入预算中。1954年后,预算外收入逐年形成比较固定的收入渠道。1962年把地方财政一切预算外资金一律纳入各级财政总预算,实行统一管理,但仍是地方的机动财力,在地方预算收入总表中,以“地方附加收入”科目编列。1972年又重新设置“预算外”科目,为地方财力不可缺少的补充部分。

所谓三年乡财政收入,是指1950~1952年地方各附加税和地方性的杂项税收以及其它收入。1950年银川市乡财政收入中,地方自筹资金包括农业税附加(其比例为农业税的15%),工商税附加(其比例不超过固定工商税的15%),公房、公产租金收入和契税等四项内容。

1951年,银川市地方自筹资金除以上四项外,又开征了城市公用事业附加(主要是电话费的10%、电力费的8%和路灯费)以及教育经费附加2项。

1952年又增加了各县市所收罚金和没收财物作价的30%,清理敌逆产的公股及没收反革命分子财产收入的50%,文教卫生社会收入(学校学费、医院门诊费等),银川市直接经营的企业利润收入,规费收入以及其它收入。银川市实际乡财政收入情况为:1950年收入人民币(旧币)3009.5万元,小米8400公斤,小麦1.38万公斤;1951年收入人民币2.19亿元,小米1.23万公斤,小麦1万公斤,白米4.37万公斤。

1954~1985年的32年中,银川市财政预算外资金收入共计3017.6万元。其中农业税附加收入179.3万元,占总额的5.94%;工商税附加收入477万元,占总额的15.81%;城市公用事业税附加收入1398.2万元,占总额的46.33%;财政部门集中的更新改造资金为50余万元,占总额的16.57%;财政部门集中的企业折旧基金338.5万元,占总额的11.2%;其他收入85.8万元,占总额的3.2%。

1954年,银川市预算外收入只有少量的农业税附加。1955年增加城市房地产税和屠宰税两项。从1958年起,免征城市房地产税,屠宰税不再计入预算外收入。

 

第四节  支  出

一、预算内支出

银川市在1950~1985年的36年中,财政预算内金额总支出6.92亿元。其中用于基本建设投资1.90亿元,占27.42%(用于基本建设投资支出的实际支出数额为1.49亿元,因在1968年以前预算支出没有基本建设项目,基本建设投资包括在其它各项支出科目中);支援农业水利支出5959.96万元,占8.64%;文教卫生科学事业费支出1.67亿元,占24.13%;工交商事业建设支出2025.7万元,占2.94%;企业挖潜改造资金支出3074.6万元,占4.39%;工交商事业费和其它事业费支出737.3万元,占1.07%;人民防空经费支出1540.4万元,占2.23%;城镇人口下乡安置费及城镇待业青年就业费支出813.2万元,占0.56%;拨出流动资金1512.8万元,占2.19%;科技三项支出760.6万元,占1.1%;商业简易建筑支出83.8万元,占0.12%;政策性的价格补贴支出565.3万元,占0.82%;其它支出2948.4万元,占4.28%。

各时期预算内支出的主要方向和比重变化情况如下:

1949年11~12月,银川市财政总支出为7488元,全部用于行政管理经费。

三年恢复时期(1950~1952年)总支出103余万元。其中文教卫生经费支出11.5万元,占11.1%;行政管理费支出70万元,占67.9%;城市公用事业支出21.6万元,占21.0%。该时期的财政只是一种供给性财政,支出主要是保证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学校教职工及城市公共设施管理人员的生活费和机关单位办公用费,没有建设性支出。

“一五”时期(1953~1957年),银川市财政预算内总支出726万元。其中支援农业支出8.9万元,占1.23%;文教卫生科学事业支出333.8万元,占45.87%;社会救济和抚恤支出50.7万元,占6.98%;城市公用事业支出93.4万元,占12.84%;工交商事业支出22.8万元,占3.14%。“一五”时期财政预算内支出中有了建设性支出,开始由供给性财政向建设性财政转化,同时文教卫生科学事业费支出也开始大于行政管理费的支出。

“二五”时期(1958~1962年),银川市财政总支出4977.7万元。其中支农支出651.8万元,占15.64%;行政管理费504.8万元,占10.45%;社会救济和抚恤支出129.6万元,占2.68%;城市维护公用事业支出1345.6万元,占27.85%;工交商业支出1315万元,占27.2%;其它支出129.2万元,占总支出的2.67%。“二五”时期城市维护费和工交商业支出合计占总支出的55.1%,成为预算内的主要支出,这是因为:1958年为迎接宁夏回族自治区成立,银川市进行了整顿修建,修筑了主要街道路面、临街商店、机关办公房等;1959~1961年对沿海城市内迁银川市国营工业企业进行了扩建改造,并投资新建了一些工厂企业;1960~1962年为恢复和促进农业生产发展,支农资金有较大幅度增长,仅1960年一年的支农支出就是“一五”期间支农总支出的两倍多。

三年调整时期(1963~1965年),全市预算内总支出3129万元。其中支农支出491.6万元,占15.71%;文教卫生科学事业费支出887.2万元,占28.35%;行政〖CM(35〗管理费支出327.1万元,占10.45%;城镇人口下乡安置费支出14.1万元,占0.45%。该时期支农支出继续增长,且在支农支出中对水利方面的投资明显增加。工交商事业费支出从工交商业支出中分离出来。为了安置“下马”企业和行政事业单位精简人员,从1964年开始,财政预算内有城镇人口下乡安置费支出。

“三五”时期(1966~1970年),银川市预算内总支出5768.6万元。其中基本建设支出3437万元,占59.58%;支农支出280.1万元,占4.86%;文教卫生科学事业费支出1604万元,占27.81%;城市维护费支出1388.5万元,占24.07%;行政管理费支出577.8万元,占10.01%;工交商业支出459.1万元,占8%;城镇人口下乡安置费30.4万元,占0.53%;支援“五小”工业企业支出25万元,占0.43%;拨出流动资金79.5万元,占1.38%;科技三项费用支出(新产品试验费、中间试验费、主要科研补助费)35.9万元,占总支出的0.62%。这一时期增加了科技三项费用,开始有基本建设支出。从1969年起增加拨出流动资金一项,1970年增加支援“五小”工业企业一项。

“四五”时期(1971~1975年),银川市预算内总支出10480.2万元。其中基本建设支出3189万元,占30.43%;支农支出511.7万元,占20.1%;行政管理费1088.5万元,占12.04%;人防费支出141.8万元,占1.35%;拨出流动资金539.5万元,占5.15%;科技三项费用支出283.9万元,占总支出的2.71%;城镇人口下乡安置费支出247.4万元,占总支出的2.36%。这一时期基本建设扩大,占支出第一位,城镇人口下乡安置费随着大规模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而有较大增长。从1972年开始新增了人民防空经费一项,减少了工交商业支出一项。

“五五”时期(1976~1980年),银川市预算内总支出1.73亿元。其中基本建设支出4875万元,占28.15%;支农支出1883.4万元,占10.86%;文教卫生科学事业费支出3475.3万元,占20.07%;行政管理费1503.6万元,占8.68%;城市维护费支出1890.7万元,占10.96%;企业挖潜改造资金755.3万元,占4.38%;人民防空经费674.7万元,占3.91%;城镇人口下乡安置费143.5万元,占0.83%;支援“五小”工业企业支出107.5万元,占0.62%;拨出流动资金629.5万元,占总支出的3.65%;科技三项费用197.2万元,占总支出的1.14%。这一时期基本建设支出大,主要是大量增加了对企业基本建设的投资。对支农投资也有所增加,人民防空费有所下降,增加了企业挖潜改造资金一项。

“六五”时期(1981~1985年),银川市预算内总支出2.67亿元。其中基本建设支出2067万元,占7.75%;支农支出2123.4万元,占7.8%;文教卫生科学事业费支出7390万元,占总支出的27.71%;行政管理费2689万元,占10.08%;城市维护费支出5596.4万元,占21%;企业挖潜改造资金2321.1万元,占8.7%;工交商事业费和其它事业费支出515.7万元,占1.93%;人民防空经费161.3万元,占0.6%;城镇人口下乡安置费238.5万元,占0.89%;城镇青年就业经费支出139.3万元,占0.52%;价格补贴565.3万元,占2.12%;其它支出1639.2万元,占6.15%。这一时期文教卫生科学事业费支出增长较快,所占比重最大,城市市政建设支出也有较大增长。支出增加了价格补贴和城镇青年就业经费两项。1985年减少了人民防空经费、支援“五小”工业企业支出、流动资金核拨等3项支出。

二、预算外支出

1950~1952年,银川市财政预算外支出属于乡财政范围。其中:1950年乡财政合计支出人民币3311.8万元,小米8400公斤,小麦1386公斤;1951年,全年支出5538.6万元,小米7.6万公斤,小麦41836公斤;1952年,合计支出21761.7万元,小米10.9万公斤,小麦57320公斤,白米43473公斤。支出项目包括乡行政费、文教费、中山公园经费、财务费支出等。乡行政费:主要是乡政府工作人员的薪金、办公费、乡村干部的训练费、民兵武装费、审判员补助费等;文教费:主要是小学教职员工的薪金、学校师生烤火费、桌凳购置修理费等;中山公园经费:主要是干部和工人的薪金、花草种植和饲养费等;财务费支出:是指征收公粮(即农业税)入库时,同时组织的过秤、记账等人员的工资等。

1954~1959年,银川市预算外支出(即地方自筹资金),原则上是征收哪个方面的资金,就主要用于哪个方面的事业支出。因